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带着枷锁的舞蹈”——专访青年建筑师周峻

“带着枷锁的舞蹈”——专访青年建筑师周峻

群鸟网 | 2015-1-22 16:24

“带着枷锁的舞蹈”——专访青年建筑师周峻发布时间:2013-08-26 09:49:25   人气指数:1211   来源:石材体验网摘要:出生于1973年、今年本命年的青年建筑师周峻,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城市化进程成长起来的众多中国本土青年建筑师中的优秀一员。他的多个设计作品在ABBS建筑论坛上发表后均引...

  出生于1973年、今年本命年的青年建筑师周峻,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城市化进程成长起来的众多中国本土青年建筑师中的优秀一员。他的多个设计作品在ABBS建筑论坛上发表后均引起了同行的广泛争议与关注。今天,问题有机会在上海和周峻进行了一番深入访谈。

  〓问题:您在不同场合都阐述过自己对建筑的艺术性和社会性的思考,能再谈谈您对这方面的理解吗?

  〓周峻:

  毫无疑问,建筑是属于艺术领域的一个门类,建筑师是一种创造艺术的职业。

  然而,建筑作为一种综合的艺术,和诸如音乐、绘画这类艺术(我且把它们称为“纯艺术”)有着本质的不同。在今天我们探索中国青年建筑师发展道路的时侯,我更想强调建筑的社会性一面。

  首先,建筑是以人为本、为人所用的。音乐和绘画作为纯艺术,可以成为艺术家独自表达甚而标榜个人思想和情绪的工具,而不必太顾及他人的感受。喜欢的人可以花高价购买欣赏,而对于不喜欢的人来说,其影响面也是极有限的;但是建筑不同,它一旦存在,不管是人们喜欢还是不喜欢,都要为人所使用,至少会对周围的人造成视觉感知,就会给我们生存的环境造成积极或者消极的影响,就会几十年上百年的存在下去,甚至连建筑师本人都早已不在人世了仍会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所使用。所以,建筑师在创造艺术的同时还肩负着一定的社会责任。

  其次,建筑作为一种艺术,它的最终实现也需要依靠社会的力量。音乐家或者画家只要手中还有乐器或者画笔,基本上就可以实现他们的艺术;但建筑不同。它的实现首先需要有社会产生使用需求,脱离了实际社会需求的建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在实现的过程中还要综合考虑政治、经济、技术、人文、环境等一系列社会因素。因此,建筑师在设计创造过程中会受到很多制约,需要不断综合平衡各种因素。但这些社会制约恰恰是建筑艺术有别与其他艺术的特性之一,综合平衡这些制约因素之后创造出的建筑艺术才更有其魅力和价值!

  这种对建筑艺术性和社会性的理解,成为我建筑观的很重要的一部分,对我的建筑实践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问题:您形成目前的建筑观,我想一定同您过去的职业经历有关吧,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周峻:

  的确,我对建筑艺术性和社会性的认识,源自于我成长的职业经历,并在自己不断的创作实践中逐渐明晰起来的。

  我是1996年从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并留在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的。我有幸参与的第一个设计项目,就是和我的老师任力之合作,为同济大学90周年校庆设计新校门。在经历了大半年的设计到施工的全部过程后,同济大学新校门变成了现实。这个就在家门口实施的、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的小项目获得了业界内外的广泛好评,对当时的我产生了不小的鼓舞,也使我认识到建筑实践的重要性。

  和一些其它大型设计院不同,当时同济院在重视原创的同时,并没有把设计人员人为地分为方案组和施工图组,几乎每一个项目设计人员都有机会参与从方案到施工图设计的全过程,这对我全面地认识和理解建筑提供了很好的锻炼机会。

  从1999年到2001年的近两年间,由于同济院在广东东莞的一系列重大项目相继中标,我又被派驻现场进行前期配合和施工协调,虽然自己方案创作的积累有所放缓,却使我有机会更多地与建设单位、政府各主管职能部门、施工单位、监理单位、材料和设备供应商等进行广泛地接触和协调,获得了宝贵的实际经验,自己也迅速成长起来,对建筑的理解也更为客观全面了。

  〓问题:那么,您又是如何在建筑实践中贯彻自己的建筑观的呢?

  〓周峻: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想这句话用在建筑设计上也完全正确。任何建筑理论或者建筑大师,一定是通过其设计作品的实践,并且是建成的设计作品,经历了时间和大众的检验才能获得最终认可的。因此,和一些停留在理论研究的做法不同,设计院的成长经历和对建筑社会性的认知,使我的每一次创作都是以通过实践来检验为目标的。

  既然是一种社会性的创造活动,建筑设计就一定会带有诸如政治、经济、技术、人文、环境等种种约束与限制,在中国大环境还不尽如人意的现状下,建筑设计的束缚显得尤为突出。我把这样的一种创作状态称为“带着枷锁的舞蹈”。建筑师就好像是一个带着枷锁的舞者,需要面对政治、经济、技术、人文、环境等种种因素,然而对于广大非专业的观众,是不需要了解舞者背后受到怎样的束缚的,他们期待的只是欣赏一场美妙的舞蹈。因此,这些种种“枷锁”是需要舞者独自去承担去化解的。如果建筑师自身不够强大,则只有成为枷锁的奴隶,舞蹈即为枷锁束缚;而只有当建筑师足够强大并超越了上述种种束缚时,枷锁才会变成舞者的道具,为舞蹈服务,成为美妙舞蹈的一部分,甚至让观众误以为舞者是故意需要才带上枷锁的。而我一直以来努力在做的,就是积极应对并化解建筑设计中的种种束缚,面对观众跳好这场“带着枷锁的舞蹈”。

  〓问题:您的一些设计作品发表到ABBS建筑论坛后,均不同程度地引起了同行广泛的争议与关注。对此,您自己又是怎么看的呢?您认为评价一座好建筑的标准是什么呢?

  一只“蝴蝶”引发的争议——该如何评价这个建筑?
  方松社区文化中心

  



从概念到建成——历时五年话得失?
   秦皇岛文化广场.

  



校园与社会的一次“亲密接触”——记一栋教学楼的两种表情
  北郊中学

  



〓周峻:
  这又要回到我对建筑的理解上来了。既然建筑具有社会性的一面,建筑是以人为本、为人所用的,就要经得起同行甚至是普通大众的检验,而绝不是小众人群内的孤芳自赏和互相吹捧。而目前中国的建筑评论水准还很低,传统媒体的门槛较高并且容易形成所谓的“圈子”,网络媒体这时则体现出与传统媒体不同的开放、平等的一面,为自由地讨论评价建筑提供了可能性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带着枷锁的舞蹈”——专访青年建筑师周峻》】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