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20--21世纪世界十大著名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建筑界的“疯子”

20--21世纪世界十大著名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建筑界的“疯子”

群鸟网 | 2015-5-20 15:44
  巴塞罗那,以独特的建筑艺术称荣。城市几乎所有最具盛名的建筑物都出自一人之手。这位被称作巴塞罗那建筑史上最前卫、最疯狂的建筑艺术家,名叫高迪。


安东尼奥·高迪


  安东尼奥·高迪(Antonio Gaudi,1852-1926),西班牙建筑师,塑性建筑流派的代表人物,属于现代主义建筑风格。高迪曾就学于巴塞罗那省立建筑学校,毕业后初期作品近似华丽的维多利亚式,后采用历史风格,属哥特复兴的主流。高迪最早接受的主要委托项目是完成巴塞罗那的神圣家族教堂(1883-目前仍在建设中),这是一座极有个性和感染力的建筑物(高迪去世时仅完成一个耳堂和四个塔楼之一),米拉公寓,巴特罗公寓(又称巴特罗之家),吉埃尔礼拜堂和古埃尔公园。

  在高迪的眼中,一切灵感来源于自然和幻想:海浪的弧度、海螺的纹路、蜂巢的格致、神话人物的形状,都是他酷爱采用的表达思路,他痛恨硬邦邦的直线,乐于用柔和的曲线和五彩的颜色表达一切,甚至每一个烟囱的造型、每一块砖的摆法,他都有兴趣玩味半天。因此他承包的工程都成了鸿篇巨制,古埃尔公园整整耗费了14年,而圣家族直到他死后仍未竟,如果投资稳定(每年需耗资300万美元)的话,至少也得再建65年方可竣工。

  安东尼奥·高迪·伊·克尔内特(Antoni Gaudi i Cornet),1852年7月26日生于离巴塞罗那不到100公里的一个小镇。出身于金属工艺师家庭的高迪,青少年时代 做过锻工,又学过木工、铸铁和塑膜。1878年高迪获得建筑学学士学位,这一年,他为巴黎万国博览会设计的一些橱窗展台,使他崭露头角。可以说,高迪是个幸运儿,正当他在建筑设计界小有名气的时候,一个名叫戈埃尔的富商把自家未来的宅邸和一个以戈埃尔名字命名的城市花园的设计交给了高迪。

  “高迪是如何在西班牙建筑领域里挥洒着智慧的汗水?”观光导游搬起手指一一列举,“只要看看巴塞罗那已列入西班牙国家文物的17幢各具特色的建筑物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4年将戈埃尔城市公园宣布为国际纪念碑性建筑,就知道高迪没有辱没作为一个天才建筑家的使命。”观光导游不无炫耀地说:“正是因为高迪,才有了巴塞罗那今日更辉煌绚烂的美丽。不少游客是为了观赏高迪的建筑艺术,才到西班牙来的。”

  是的,高迪的建筑非同以往我们所见到的欧式建筑。作为用建筑表达思想的哲学家,高迪对西班牙传统建筑进行了解构,建筑就是雕塑,就是交响乐,就是绘画做诗。在这一思想指导下,高迪的风格既不是纯粹的哥特式,也不是罗马式或混合式,而是融合了东方伊斯兰风格、现代主义、自然主义等诸多元素,是一种高度“高迪化”了的艺术建筑,他拒绝在建筑物上使用直线,他认为直线是人为的,曲线才是自然的。高迪最偏爱的几何形体是圆形、双曲面和螺旋面。摈弃了彻头彻尾的直线设计,高迪用不同一般欧陆风格的建筑使巴塞罗那成为一座梦幻之城。领略着出自高迪之手的米拉之家、巴特略公寓、戈埃尔公园,以及他的未完成作品——圣家教堂,不能不联想到西班牙人敢想敢为、豪放大胆的民族特性。我似乎明白了,高迪为人们展示的是典型的地中海盆地艺术。他的原创精神正是他的名言“创作就是回归自然”的真实写照。

  你想到过天空、云层、水面、山脉,以及各种各样的动植物的造型能应用于建筑上吗?而在高迪的建筑中,世界万物无不具有建筑的灵气。巴特略公寓看上去就像一幅抽象派画家笔下的风景画,从中可以读出高迪对自然界各种形状结构的独特诠释。如壳体、骨架、软骨、熔岩、翅膀及花瓣。公寓的露台像骷髅头,柱子像一根根骨头,屋顶像布满鳞片的鱼背,烟囱被表现为山脊上耸立的险峰。1900-1914年建立的戈埃尔公园,其怪异的造型有如魔幻般的神奇,缤纷的西班牙瓷砖使公园流动的曲线动感强烈,每个细部都具有仿生学意义。我特别留心公园那条长蛇般的座椅,椅子的高度、背部的弧度,以及相距的空间,恰到好处地保持了朋友之间促膝谈心应有的距离。这种人性化的设计,在公园的各个部位都能看到。遗憾的是,作为城市公园的首创者,高迪的设计在当时没有引起人们的兴趣。由于公园离城区较远,富人们觉得不方便,穷人们则住不起,因此园内只建起两栋别墅。高迪视戈埃尔公园是自己失败的作品。而100多年后的今天,当家庭汽车相当普及、对郊外别墅十分钟情的时候,人们更佩服高迪的远见了。

  高迪建筑生涯的顶峰是1883年接手的圣家教堂,为此他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坦率地说,游欧洲不论到哪个国家,参观教堂是必不可少的节目。我到过的教堂确实不少,多数教堂一离开就回忆不起来,而高迪设计建造的圣家教堂,从任何意义上说都是世界独一无二的。首先是设计,这座教堂突破了基督教千篇一律的传统格局,是用螺旋形的墩子、双曲面的侧墙和拱顶双曲抛物面的屋顶,构成了一个象征性的复杂结构组合。教堂的上部四个高达105米的圆锥形塔高耸入云,纪念碑般地昭示着不朽的神灵。塔顶是怪诞的尖叶柿,整个塔身通体遍布百叶窗,看上去像镂空的大花瓶。教堂外部的雕刻精美而独特,不论是十字架上的耶稣,还是根据《圣经》故事创作的主题雕塑,都给人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即便你对基督教一窍不通,只要伫立在圣家教堂前,你就会被那峥嵘、奇异的雕刻纹理所折服,你就无法平息内心的震撼。高迪虽不是一位教育家,但他深谙教育环境所具有的感染力是不可抗拒的。

  出于对基督教的尊崇,高迪设计圣家教堂,是以高度的宗教热情,按照自己不断涌动的艺术灵感来继续自己的创作,教堂的整个建筑是在他的严格监督下进行的,许多部位他都亲手施工。从接手那天起,高迪就住在教堂的工地上。他一生未娶,除了建筑,他似乎忘记了女人。过惯独居生活的高迪衣服褴褛不堪,他多次被人误以为是个乞丐。1926年6月7日,一件不幸的事发生了,高迪被一辆疾驰的电车撞倒,三天后,他扔下正在施工中的圣家教堂,撒手归西。人们为了纪念高迪,把他的遗体埋在教堂的地下室里,以此激励他的后继者。

  高迪的继承人是如何化悲痛为力量的,难以考究。令我匪夷所思的是,直到今天,圣家教堂仍没有竣工。高迪离开人世已经70多年了,圣家教堂从1882年动工迄今已120多年。“圣家教堂究竟盖到哪一天?”我向导游追问。“没有人说得清楚。”导游摇摇头。在现代化程度如此高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圣家教堂就像一幅永不完工的艺术品。也许正因为它的永不完工,才能衬托出高迪建筑的不朽魅力。

  安东尼奥·高迪的生平:天才与疯子

  安东尼奥·高迪(Antonio Gaudi)-科尔内特1852年6月25日诞生于离巴塞罗那不远的加泰罗尼亚小城雷乌斯。父亲是一名铁匠,母亲在家操持家务。他们敦厚善良,是虔诚的教徒,过着简朴、平静甚至有些寂寞的生活。

  安东尼奥排行第五,也是老小。应当说,安东尼奥生逢其时——就在他出生前不久,国王刚签署了全面改建巴塞罗那的诏令。工商界的富豪们纷纷斥巨资投入巴塞罗那的改建工程。他们在营造新的建筑时都喜欢别出心裁,争奇斗妍。那时,建筑师的职业十分吃香,人们趋之若鹜。正如多年之后很多男孩子都渴望成为宇航员一样,那时的男孩都想快些长大,造出奇妙的建筑来,以便扬名天下。

  安东尼奥也渴望成为建筑师,但如何建造,他的想法与众不同。他不想挖空心思地去“发明”什么,他只想仿效大自然,像大自然那样去建筑点什么。年轻的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只有疯子才会试图去描绘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他的整个身心都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爱,而且可以说,还是疾病帮助他培育起了这份情愫。还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患有风湿病。他不能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只能一人独处,他惟一能做的事就是“静观”。哪怕一只蜗牛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也能静静地观察它一整天的时间。

  到了青年时期,他还是那样孤僻内向、不爱交际,所以真说不上有谁特别喜欢他。学习上他属于中不溜儿,只是画图画得特别棒。他最早的作品是替中学生自办的手抄本杂志《滑稽周刊》画一批插图,杂志每期出12份,算是相当多的了。

  1870年,安东尼奥·高迪进入巴塞罗那建筑学校就读。在校的头两年,灾难接踵而至:先是医校刚毕业的大哥不幸去世,接着是母亲病故,再后是姐姐撒手人寰,留下一个幼小的女儿。老父只好带着外孙女搬到巴塞罗那来与儿子同住。安东尼奥不得不一边学习,一边赚钱养家糊口。

  还是学生的时候,高迪便参加了巴塞罗那若干“奇观”的建造。名义上他是几位大建筑师的助手,但是交给他设计的几个部分全是他自己独立完成的。

  1877年,高迪为一所大学设计礼堂,这也是他的毕业设计。方案出来后,引起很大争议,但最后还是被通过了。建筑学校的校长感叹地说:“真不知道我把毕业证书发给了一位天才还是一个疯子!”

  结识莫逆之交

  1878年是高迪职业生涯中最为关键的一年。这年,他不仅获得了建筑师的称号,更主要的是结识了欧塞维奥·古埃尔这位后来成为他的保护人和同盟者的朋友。

  古埃尔既不介意高迪那落落寡合的性格,也不在意他那乖张古怪的脾气,因为他深信,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建筑学天才。看来,他也已认同了这样一个真理:“正常人往往没有什么才气,而天才却常常像个疯子。”高迪的每一个新奇的构思,在旁人看来都可能是绝对疯狂的想法,但在古埃尔那里总能引起欣喜若狂的反应。由高迪设计和古埃尔出资建筑的古埃尔庄园、墓室、殿堂、公园、宅邸、亭台等,都成了属于西班牙和全世界的建筑艺术杰作。高迪在此中得到的是每个创作者所渴望的东西:充分自由地表现自我,而不必后顾财力之忧。

  高迪终生未娶,他与女人似乎是无缘的。他曾经说过:“为避免陷于失望,不应受幻觉的诱惑。”据说,他年轻时曾有过一段罗曼史,但后来那位姑娘另作了选择。她是对的。

  除了工作,高迪没有任何别的爱好和需求。在生活上他真显得有点傻气、疯癫。他常年留着大胡子,成天是一副阴沉沉、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除了古埃尔,他没有别的朋友。他只说加泰罗尼亚语,对工人有什么交代就得通过翻译。他只带了两个学生在身边,多一个他都嫌烦。他似乎觉得,只要与这两个学生交往,就能保持他与整个世界的平衡了。

  他吃得比工人还简单、随便,有时干脆就忘了吃饭,他的学生只得塞几片面包给他充饥。

  他的穿着更是随便,往往三年五年天天穿同一套衣服,衬衫是又脏又破。看着他那副穷酸样子,还真有人拿他当乞丐施舍。

  终生不娶的高迪

  一般说来,社会舆论普遍认为搞艺术的人触觉会更纤细,情感会更丰富,像毕加索呀,梵高呀,都是这方面杰出而著名的例子;与此相反,科学家尤其是物理学家往往被认为是 相对枯燥和邋遢的一群人,比如爱因斯坦,他那著名的裹着一条旧毛毯的招牌形象曾令许多仰慕他的女人望而却步,以为他的大脑袋里除了相对论就没有为风花雪月开辟哪怕一条浅尝辄止的沟回。

  其实不然。爱因斯坦的人生除了相对论,还有一大娱乐特色就是他酷爱拉小提琴,尤其是当那些崇拜他的女学生坐满一屋子,而座中又颇有几个姿色不凡明眸善睐一汪春水似的望向他时,他的琴声会更加悠扬、婉转、多情。

  而安东尼·高迪-科尔内特(Antoni Gaudíi Cornet),整个巴塞罗纳乃至西班牙建筑业的天才、大师、灵魂,那样一个把硬邦邦的建筑线条变魔术般地化解成绕指柔肠的男子,那样一个笃信幻想和童心的感性的人,却在毕生里没有显示出对异性的渴慕,只是冷冰冰地总结过一句:“为避免陷于失望,不应受幻觉的诱惑”,来似通非通地解释他为何终生不娶的原因。

  所有关于高迪生平的西班牙文和英文的资料,其重点都集中在三件最重要的作品和一次重大的事故:一,古埃尔公园(1900-1914);二,米拉公寓(1906-1910);三,圣家族大教堂(1909至今未完成),而没有丝毫文字泄露他的情人、妻子,甚至是转瞬即逝的罗曼史。这像是一个“搞艺术的”所普遍拥有的、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吗?

  在高迪的眼中,一切灵感来源于自然和幻想:海浪的弧度、海螺的纹路、蜂巢的格致、神话人物的形状,都是他酷爱采用的表达思路,他痛恨硬邦邦的直线,乐于用柔和的曲线和五彩的颜色表达一切,甚至每一个烟囱的造型、每一块砖的摆法,他都有兴趣玩味半天。因此他承包的工程都成了鸿篇巨制,古埃尔公园整整耗费了14年,而圣家族直到他死后仍未竟,如果投资稳定(每年需耗资300万美元)的话,至少也得再建65年方可竣工。

  至于那次重大事故,则更让人感到遗憾,——1926年高迪在全巴塞罗纳有轨电车通行礼上被这一新兴交通工具撞翻,然后撒手人寰;如果不是被一个很仰慕他的老太太在穷人医院里(西班牙的穷人医院有福利性质,不用付费)及时认出他的尸体来,也许衣衫褴褛的偶像高迪就被拉到公共坟场草草埋掉,当然也不会发生后来的全城风光大葬了。

  高迪似乎就是为建筑而生,他死后也干脆被安放在遗作圣家族大教堂的地下室,他终生都像是一个闭塞的死脑筋一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而冷落了窗外的人间春色,其邋遢形象比爱因斯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常常走在街头还能收到路人撒给他的两个小钱。有野史说,高迪其实有过一段短暂的罗曼史,但被那不知名的姑娘拒绝了,她拒绝成为他天才高迪声名显赫的夫人,却选择做一平凡西班牙男人的老婆。

  虽然对于世界而言,高迪是西班牙人;但对于西班牙人而言,高迪是优秀的加泰罗尼亚人,是巴塞罗纳人,这个地域的界定有点像上海人在中国的地位。加泰罗尼亚语是西班牙的官方语言之一,与正统的西班牙语(卡斯蒂利亚语)同属罗马语族,但有自己的语音和语调,写法也有一定差别,但总的说来还是方言与方言的区别。加泰罗尼亚语的情况有点像中国的粤语,在许多西方人尤其是生意人的眼里,粤语甚至比普通话有更广泛的沟通价值。

  而高迪从来就不是一个生意人,光看他把古埃尔公园建筑在“只有山羊才能爬上去”的山坡上就能明白端倪。高迪始终是一个寂寞的独行侠,他在全西班牙设计和主持工程,却坚持着只有四个省才通行的加泰罗尼亚语,为了工作,他甚至要带上两个卡斯蒂利亚语的翻译,其余时间,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任何时间,始终保持着一个缄默隐忍的工作狂的本色。

  这令我想起了一部画面和音乐都堪称精致的电影《海上钢琴师》,高迪就像是那个才华横溢而感情内敛的羞涩的钢琴师,他自有他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却因此丧失了与外界交流的勇气和力量,导致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年轻的爱情擦肩而过,无能为力。

  我相信,那个当年拒绝嫁给高迪的姑娘其实做了一个聪明的决定,如果她对婚姻的理想是做一平凡的贤妻良母,而非成为名枷利锁下不快乐的怨妇的话,她实在没必要选择一个连小提琴都不会拉的所谓工作狂艺术大师。给整个西班牙带来快乐的男人,并不一定就能给她带来快乐。

  也许每个男人都需要爱情,但并不是每个男人都需要老婆,尤其是那些太有成就的男人,很多时候只需要配备一个钟点工帮他打扫房间就足够了。

  巴塞罗那疯狂的建筑师

  高迪的建筑被认为是20世纪世界最有原创精神、最重要的建筑,是现代建筑艺术的代表。东方伊斯兰风格、新哥特主义以及现代主义、自然主义等诸多元素都被他“高迪化”后,统一在了他的建筑中。在《高迪的房子》精美的图文中,你会不由得感受到高迪创造的奇异的建筑中,所流动着的万物的生机、自然的生命和对神的虔诚。高迪崇尚大自然,自然是他灵感的泉眼,他从不挖空心思的去“发明”什么特别的形式,只想着仿效大自然,像自然那样去建筑,他说:“只有疯子才会试图去描绘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因此,在高迪的建筑中,绝少运用死板的直线,因为高迪认为自然界没有直线存在,如果有,也是一大堆曲线转换而成的。书中讲到高迪“迷恋动、植物以及山脉的造型,他观察入微,他所看到的自然美并不是刻意的美,而是具有效用、实用的美,所以寻找到他所要的美感——自然就是美,美即是实用,实用即是自然的存在,自然即是实用的展现。”

  高迪是个疯狂的建筑师,他把巴塞罗那当作自己挥洒的舞台,尽情地放纵他一个个天才的设想,为巴塞罗那,更是为世界留下了格尔公园、米拉之家、巴特略之家、圣家堂等18件不朽的建筑杰作。这其中,有17项被西班牙列为国家级文物,3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1926年6月的一个下午,一辆电车撞到了一位乞丐模样的老人,当天他就去世了,巴塞罗那因此而失去了他们最伟大的建筑艺术家——安东尼奥·高迪。在《高迪的房子》中欣赏这位贫穷而高贵的建筑天才留在人间的礼物,会有许多感动荡漾心头!

  高迪神秘的建筑天才

  在一百年来的现代建筑发展史中,安东尼·高迪——这个来自西班牙的建筑天才,显然是一个异数。

  高迪1852年诞生于西班牙工商业最发达的地区——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雷乌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高迪设计了科米亚随性屋、比森斯之家、格尔之家、特瑞莎学院、米拉之家等一系列作品,它们大都分布在加泰罗尼亚,尤以巴塞罗那最多。他最出名的作品,莫过于到现在都还没造完的圣家堂(或译为圣家族教堂)。高迪用奇异的建造方法为20世纪建筑史增添了独特的一页。在建筑中运用玻璃、陶瓷、马赛克等的拼贴装饰与彩绘等,也都是极具高迪风格的手法。最近,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迪的房子》(徐芬兰著,2003年7月版)一书,向人们展示了高迪建筑艺术的全貌。西班牙皇家高迪馆馆长霍安·博萨戈达·诺内利欣然为此书作序,肯定了作者对高迪及现代主义建筑的研究与认知。

  《高迪的房子》将高迪作品分为三个时期,其一是早期的东方风格作品,其二是新哥特主义及现代主义风格作品,其三是自然主义作品。高迪的早期作品,如位于西班牙北部坎达布利卡山脉海岸的科米亚随性屋,以及位于巴塞罗那市的比森斯之家、格尔之家、格尔馆等,有着伊斯兰装饰性风格。在自己的建筑理论成熟时,高迪开始迷恋自然。书中写道:

  “高迪……认为自然界没有直线存在,如果有,也是一大堆弯曲线造型转换而成的。高迪喜爱大自然,特别注意动物、植物及山脉的造型。他观察入微,他所看到的自然美并不是刻意的美,而是具有效用、实用的美,所以寻找到他所要的美感——自然就是美,美即是实用性,实用即是自然的存在,自然即是实用的展现。”

  巴特略之家和米拉之家是高迪实践自然理论的代表作。前者采用小块彩色陶瓷及玻璃做成有机造型,在加泰罗尼亚地区流传的“乔治屠龙救公主”的故事是建筑设计灵感的来源。这座充满神秘气氛的房子,在晚上观看更为奇妙,高迪自己激动地称它“看起来像是一座天堂的房子”。米拉之家“酷似断崖的外观,内外连续性的建造方式被喻为‘迷宫’的写照”。其连续性的弯曲造型,像海浪起伏具有动感,立面大窗一个洞一个洞犹如蜂窝,也让人觉得这房子是被海浪侵蚀后的岩石。

  当然,高迪对人类文化史上的最大贡献是圣家堂。圣家堂是一座象征巴塞罗那或加泰兰人身份的教堂。高迪自1885年起设计第一张圣家堂的草图,1914年后则以全部精力投入圣家堂的建造,不再接任其他新的建筑设计工作。整座教堂只完成了东西两侧塔堂,圣家堂建筑物大部分至今仍在建造,也许还得花上百年时间才能完成。高迪把自己的生命都献给圣家堂了。他每天从格尔公园步行十几公里到圣家堂工作,直到最后因为年迈不得不离开格尔公园的住处,住进圣家堂的工作室里。在那里他每天工作、祈祷、做礼拜,很少出门。如果出门,那也是为圣家堂建筑工程募款。

  高迪是天才,也是个工作狂,他把时间都献给了建筑,终身未娶。该书作者很感慨地说:“有谁能像高迪一样,细心地要求把一块一块砖头慢慢地‘砌组起来’?没有一位建筑师能像他那样有‘时间’,耐心地每分每秒、每小时、每一天跟着建筑物‘成长’,盯着建筑物看,与工人讨论建筑的形式与结构,指挥着每一步可能‘失败’或‘成功’的建造进行。如此的锻炼怎么不会锻炼出一位伟人来呢?因此,高迪一生充满着各种传奇性,他的作品至今仍活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作为一个不求名利的建筑师,高迪衣着简朴,甚至被人误认为是乞丐。当他74岁外出被电缆车撞倒时,没有人想到他就是高迪,没有路人赶快帮忙送他到医院,后来由劳动警察送他到穷人医院,两天之后高迪与世长辞。

  繁复的细节与装饰是高迪作品最让人着迷的地方,这样的姿态似乎与现代建筑运动截然相反。我们今天到处可见“极少主义”风格的现代建筑,听到的是建筑界的名言:“装饰就是罪恶”,“少就是多”。然而,建筑史或艺术史却有更多的复杂性。在高迪手里,装饰不是罪恶,装饰是建筑师天才的显现,“多”同样是简洁的新符号。高迪的作品构成了现代建筑运动之外的另一条脉络。虽然他也吸收了哥特、伊斯兰教、新艺术等各家建筑的精华,但他又用自己的想象力将它们改造成为奇异无比的建筑结构。

  高迪的存在,让我们终于能够从另一视角来重新审视现代建筑运动,重新思考建筑文化的问题——我们的建筑师既缺少现代建筑大师的简约手法,又缺少像高迪这种用心灵去装饰人间的独特建筑语言。所以,中国当代城市呈现出一种缺乏生命力的无可奈何的景象。城市在迅猛发展,建设规模举世罕见。但是,这些新的城市建筑却缺少灵魂。所以,我们需要阅读高迪。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20--21世纪世界十大著名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建筑界的“疯子”》】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