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王受之:中国的设计走向趋于泡沫化

王受之:中国的设计走向趋于泡沫化

群鸟网 | 2015-5-10 16:39
  群鸟网:您一直在国外做一些研究,也希望把国际上的家居设计理念带入中国。您觉得今年您做过的最有价值的设计事件?

  王受之:这几年一直在美国,二十多年在美国做设计和设计教育的研究,我研究的方向很多,建筑、室内、景观等等这些都是一些很重要的研究项目,我的研究其实主要是梳理整个现代的设计历史发展的轨迹,特别是现代意识,就从artdeco,装饰艺术运动以来一直到当代的发展,我们知道设计在近代的一百年以来发展走过几个主要的风格,现代主义占一个很大的比重,当然也有后现代主义,也有我们说现在各种各样的风格,这个是我的一个研究的脉络,就是看看它怎么走。

  用研究成果指导国内制造及设计行业

  这些年在国外的研究主要是为了国外的教育,给外国学生一些启示性,而不是说一些旧的重复,而是启示他们在创意上有新的发展,在国内的研究成果的使用更多是指导国内这些制造行业或者设计行业,在很多方面借鉴外国,一共大概是两个不同的方向,一个是针对美国的学生或者西方的学生,一个是针对国内的学生,这个内容有点不同,但是它的核心还是对现代设计整个发展的方向,潮流这样的研究。

  近一年以来我在国内做的重点的事件有好多个,因为首先国内现代的设计发展有很多重大的事件,比方说上海的国际设计大展,北京的设计周,还有我们最近在深圳举办的包豪斯的展览,与德国设计展览、双年展等等,所以活动很多,你说哪个是最重要的活动,倒很难说,整个中国在2013年经历了非常蓬勃的会展的一年,所以这里面我觉得中国2013年恐怕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这个是一个转折。

  中国的设计走向趋于泡沫化

  另外一个就是中国的设计在2012年、2013年也泛滥的很厉害,各行各业都做,比方说12月份有很多的会展,还有很多很多的比赛,有点觉得走向泡沫化,所以也是希望在这个过程里面利用外国的经验,来支援中国的发展,能够撇除一些泡沫化的这种情况,能够走到一个更加实实在在,对设计的本质和比较坚持的设计风格的发展这么一个道路,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群鸟网:您是国内非常少的既对西方设计比较了解,同时又对中国文化比较了解的学者,所以可能在设计的很多方面就比较有话语权,您觉得当代设计作品需要具备哪些素质才能够在国际舞台上得到认可?

  中国设计师目前拥有庞大产业链和制作力的支撑

  王受之:我想中国的设计师现在都已经拥有了大量的机会,后面有一支很大的产业在支持,比方说我们的南海、顺德、番禺,这个很庞大,像我们的顺德、东莞制造能力都很强,当然有这么一个很庞大的产业并且制造能力很强,加上我们目前的设计教育的产业也非常庞大,每个学校都有设计专业,并且中国的设计随着中国过去二十年国民经济的发展,也增长得很快,这当然是个好事,所以中国现在可以产生很多很多的设计师,也有很多很多设计产品能够制造出来并且批量生产。

  中国设计没有一个真正现代化的过程

  但是有一个最重要的缺陷,就是中国没有一个真正现代化的过程,中国是在开始发展现代化的时候一下就进入了后现代时代,对中国人来说我们没有现代主义五十年,后现代主义三十年这么一个阶段,中国是同时接受,所以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并没有真正完成消化的一个阶段,也就是说很多东西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式样,是一个款式,是一种形式,而不是一种意识形态的思维的结果,并且我们对西方的这种现代设计连消化的时间都没有,我们就开始移到第二个,弗兰克·盖里的解构主义,和格里福斯的后现代主义,和密斯.凡.德罗的现代主义这三个东西其实在外国是差不多有一百年的时间的差别,而在中国来说我们同时把它接受了,并且把它进行了市场的消化,进行大规模的生产,所以这个过程对中国设计来说不是多好的事情。

  中国的建筑、产品设计在世界舞台上相当落后

  我们很多事情都是出于我们的小聪明,由于有强大的制造业的支持,我们做得很快,并且大家觉得我只要做出这个感觉,那就是现代主义,所以这一点就造成了中国我们出现了很多东西生产的很快,但是到现在为止中国并没有出现工业产品设计师在国际舞台上是能够站得住脚的,这个其实很遗憾,中国的建筑、中国的产品设计其实在整个世界的目前的设计的大潮里面,依然是相当落后,不是说外国人歧视你,是你根本没有出现大师,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经济发展了三十年,日本在1945年战后,到1964年的第一届东京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已经出现了一代伟大的人物,不是说西方人的歧视眼光,是我们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的消化的时间,而所有的设计师的心态都是太急躁。

  民粹主义甚嚣尘上不利于我们平静的消化文化

  我们只有一样东西在西方可以说我们是领先的,就是我们的平面设计,因为跟中国的文字有关,所以这个情况其实挺让人觉得担忧的,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问题,我作为一个历史工作者,我这么讲话甚至有很多人会很反对,因为现在中国随着经济发展还产生了另外一种伴生的东西就是民族主义,民族主义现在已经衍生为民粹主义,这个民粹主义情绪在中国甚嚣尘上的话,其实对我们平静的消化一些文化的东西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但是即便这样的话,恐怕现在都不受到主流媒体的欢迎,我觉得这个也是有点伤感,作为一个中国人,同时我也是在美国生活了二三十年,所以我其实应该说是很了解情况的,但是我也只能通过你们这个媒体来讲出我自己的担忧。

  群鸟网:您前一段时间在深圳办过一个包豪斯的展览。您在博客中曾经写过,您之前在书本上看包豪斯,跟您走进包豪斯是有一些不同的。能跟我们简单讲一下这次包豪斯的展览吗?

  深圳包豪斯展览是目前国内能够看到的最完整的作品展览

  王受之:包豪斯这个项目出自于中国美术学院最近通过杭州和浙江收购的一批德国收藏家的作品,这批作品大概有7500件,这批作品里面其实真正跟包豪斯密切相关的作品大概就是几百件,除此以外还有荷兰风格派,维也纳的分离主义等等。

  因为我们知道包豪斯本身的产品是因为战争的缘故和包豪斯三次搬迁校园,就是从魏玛搬迁到德骚,从德骚到柏林,然后经过二战以后就分散,所以在目前的德国,要看到完整的包豪斯的收藏也不容易,要看柏林的包豪斯档案馆,要看德骚的包豪斯博物馆(博物馆装修效果图),要看魏玛的包豪斯博物馆,要看三个,还不完全,因为还有一部分在美国,这一次他们集中的把这批收藏品放在杭州的包豪斯博物馆展览,然后这次借了一百多件到深圳,这个恐怕是我觉得在国内的人能够最完整的看到包豪斯作品的一次。

  通过看产品设计的原作来感受设计的痕迹和思想很重要

  当然我们在这次深圳看到的150多件还是比较少的量,我知道中国美术学院明年准备在国家博物馆,搞一次比较大规模的,大概可以借出400多件,那个量应该是比较充足。看实物和看图片完全感觉不一样,因为有一个尺度,有它的一些细节的观察,图片只是一个角度或者几张图片,比方说我们看瓦西里·康定斯基的椅子,看密斯.凡.德罗设计的巴塞罗那椅子,这些东西我们以前根本就不可能想象是怎么样,并且特别是我们看到很多是一个未完成的实验作品,特别是巴塞罗那椅子,现在密斯.凡.德罗的巴塞罗那椅子全国到处都是,出了很多赝品,也有些很便宜的作品,但是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它在做成皮具以前,用帆布做的一个样板的椅子,我觉得这个可以看出他整个设计的痕迹,所以我觉得这次还是很重要,看原作和看他原来设计的作品,我觉得对我们来说,可以知道他设计的很多思想,还有很多过程,这个和我们看图片是完全不一样的。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王受之:中国的设计走向趋于泡沫化》】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