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王受之:教育毁产业化毁掉中国设计

王受之:教育毁产业化毁掉中国设计

群鸟网 | 2015-5-10 15:57
  群鸟网:王老师那么您作为现代设计和现代设计教育的奠基人,在您看来,中国当代的设计教育在顺应时代发展,与时俱进方面做得怎么样?

  王受之:这个很难用一句话来回答,因为中国设计教育发展30年,有很多不同的发展成就。首先是从规模来说,我是在1982年开始做设计教育的,当时全国有设计专业的学校很少,当时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无锡轻工业学院、广州美术学院,大概有两三个学校,并且当时招进去的学生都不是用“设计”这个名称,“设计”的名称当时大家认为是跟工程有关系,当时都是叫“工艺美术”,只有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有一些其他的跟设计有关的(专业)比方“书籍装帧”,那个时候还不叫“书籍设计”,有“家具设计”,除此以外基本上就是“工艺美术”,在这么一个大环境之下,从1982年的下半年开始发展,到了现在为止中国的设计教育是变成一个具有1000个以上的学校,包括综合性的大学里面的艺术与设计专业,还有独立的美术学院里面超过1000个在校学生超过40万人的这么一个规模。

  40万个学设计的学生是一个什么含义呢?是比全球的学艺术设计的学生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大。全球加起来大概30万,我们中国一个国家占了40万,所以从这点来说中国设计还是走得很好的,走得很快,走得很大。

  为什么我说这个事情很难用一句话来把它总结,就是因为中国的设计教育发展过程中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产业化,2005年中国的高等教育产业化就把它变成一个产业,而这个艺术与设计类的专业是收费最高的专业,因为别的省份比方说招一个数学,招一个物理,招一个工程的本科大学生你可以收7、8000块钱,而收一个艺术设计的学生你可以收到1万、1万以上,甚至有些省市到1万5,所以周围很多学校在扩张的时候它就要买地、换房、腾楼,这个时候要增加学校的收入,这个时候国家投资又不足,那么就利用增加“艺术与设计”来作为学校的收入,用这个来还贷款,所以这里面就出现了很多良莠不齐的情况,就是说很多学校是拥有了这个专业,但是它本身的教育质量是跟不上的,甚至是不合格的。所以现在整体的情况是规模相当大,水平参差不齐,教学的质量还存在很大的问题,应该是这么说,但是这不排除中国有少数几个还是好的,但是从总体来说,离开理想的水准还是差很远。

  群鸟网:刚才您提到了这个教学质量,现在评论界也有很多声音说中国的设计教育现在的师资水平很难达到国际的一个高度,对于这方面您是怎么看的?

  王受之:我们学校的设计教育它是一个老师辅导型的教育,也就是一个老师多,学生少,师生比是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机制。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中央美术学院开始恢复招生,一直到80年代,中央美术学院的师生比是1比7,也就是一个老师对七个学生,那么现在我们扩大了以后,很多学校打上去的数字是1比9,1比10,1比11,比方说1个老师有10个学生,这还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比例。我在美国工作了20多年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1500个学生450个老师,就1比3,大概就这么一个比例,我们1比10,已经是跟西方来说已经差别很大了,但是现在中国1比20,1比30的学校大有的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老师根本没有办法辅导学生,所以就变成了讲大课,用PPT宣讲,老师完全没有对学生的作业能够有一个影响,这种情况下,你说怎么能够培养出比较优秀的学生呢?这就是个问题,所以首先的问题不是说有没有好老师,是学校的规模太大,学生泛滥了,这个事情恐怕不是一下能解决的,因为这个事情已经做出来了,盘已经做得这么大了,你在这个过程里面要把它收缩回去,这个困难性很大,所以影响教育的问题,我想这是教育的大问题。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王受之:教育毁产业化毁掉中国设计》】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