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王受之:急功近利,中国设计难出大师

王受之:急功近利,中国设计难出大师

群鸟网 | 2015-5-10 15:55
  群鸟网:很多人也说现在中国的设计界很少出现国际认可的大师级的人物,大家一直在找这其中的问题,您会不会觉得可能是老师没有达到一定的这种国际高度,所以才无法产生国际性的,能够跟国际接得上轨的这种大师?

  王受之:倒不一定老师必须都是国际性的大师,我见过好多人,他们是的确接近国际级的导师,比方前几天我有一个访谈节目,跟吕敬人老师聊过,吕敬人老师是杉浦康平(的员工),事实上他跟杉浦康平打了几年工,是这样的影响,另外有些人他接触的时间更短,我想一个老师跟一个学生待的时间很长,成为入室弟子,这是一个可望不可求的事情,这种机会很少,有很多导师基本上可能对你就是一下的影响。比方举个例子说日本有几个建筑师,他们到美国去,事实上他们的英语都不够好,到美国都没有办法跟一个老师很好的沟通,但是他接触了一下,悟会了一下,就感悟了一下。所以我倒不认为是老师的很大的问题,一个学生在读书过程里面应该有机会见过一两个高人,这是很重要,因为你知道有多高,但是你并不需要跟这个高人下去,你跟这个高人,受到他的指点或者受到他的启示有一下就行了,但是你并不需要一辈子跟这个高人,不是说没有高人我就成不了导师。

  现在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这个心态太急功近利,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学习以后我就变成一个大设计师,这是不可能的,就是踏踏实实做好设计,你就是在一个旁边的烤肉店,你能够把这个广告做好,这种心态大家都没有,现在大家恨不得一做就做五星级的酒店,为什么不能做好一个什么烧烤店的广告,不能做好一个串烧羊肉的标志,你为什么做不好呢,就是大家没有用心做,我们反观到意大利,最破烂的小店它的logo做的都很好,就是每个人都老老实实,就把那个事情做好,就是这种急功近利的思想挺害人的,资讯的爆炸也是一个问题,大家很急功近利的话,只要你急功近利,你就很容易上网找东西,东拼西凑就变成了设计。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设计,很少是从自己心里出来的,而是东拼西凑的一种结果,看起来好像还对,但是再看下去没有什么追究的可能,我想这个资讯发达,有它的好处,但是未必全部都是好。还有一点就是说真正能够有影响人的好的老师也是少,好的老师的确会给人影响,但是这种老师现在真是不多。

  群鸟网:怎么样才能培养好的老师呢,我们老师去谈怎么样去培养好的学生,老师如何去培养呢?

  王受之:老师是两个方面,一个老师必须从很好的学校出来,或者有个很好的教育背景,我不算一个很好的,但是起码我经历过几个学校,我觉得都还不错,我在武汉大学美国问题研究所,那有很好的老师,我读过,并且我有七八个很好的美国老师,一直影响我三年。我工作在广州美术学院,当时我遇到了很好的领导,高永坚院长让我当了这个设计系的领导,所以我在很短的时间里面,我升了副教授,升了正教授,当了系主任,给我很多机会。

  创造的设计研究室,我当主任,那都是我在年轻30多岁的时候就达到了。有人给我机会,并且我很早能够有机会到香港理工学院去讲学。认识香港理工学院的Michael Fall这个院长,认识了Matthew Turner这样的很好的理论老师,就是我自己有一个机缘遇到了。像今天在他们服装学院的这个讲课老师Clark,我认识他很多年了,当时他在皇家艺术学院,我认识他很多很多年,所以这些事情对我生活当中有影响,我自己把自己定在一个要走的,并且我在国内最红的时候,1987年我放弃了这个系主任的位置,我出国又从零开始,也是争取到美国那个最好的学校,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在Pasadena,在那个学院工作了20多年,也接触了世界一流,所以我用这些机会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很好的老师,但是这种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就是你得经历过一些好的学院,我想做好老师这是第一个要求。

  第二个就是老师必须得有很丰富的社会工作经验,因为我们现在老师是从学院到学院,而设计是一个社会的活,如果你不做设计,你是没有办法去做好的,所以我这些年在进入大学以前,我是一直在一个工艺美术厂做设计的,我有设计的实践,到工作以后,从1994年1995年,我就是万科的设计顾问,一直在做万科,做中国最大的房地产项目,中信、龙湖、金地我一直是做中国最大的房地产这些设计的顾问工作做了很多年,这个其实也是让我能够不断的有所锻炼,所以我现在应该说是对建筑,对景观,对室内,对房地产,对土地的购买,我都有一套成熟的经验,我把这套经验和教学联系起来,我又是一个学术人,所以我觉得现在算是一个好一点的老师,那这种老师我觉得一个就是你的教育背景,一个是你的工作背景。

  第三点,好的老师还得有一种爱教育的心,有些人很能,但他不爱教育,因为我愿意爱教育,我才愿意把我的东西分享给大家,这种好老师不是没有的,其实是有的,像吕敬人老师是个很好的老师,就是说我们怎么样能够珍惜这些老师,让他把他的这个光放得最亮,所以我这些年很忙,我继续在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带博士生,在其他学院我做一些兼职这样的工作,也就是希望能够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一点东西把它发挥的更大。

  王受之

  1946年生,广州人,学者,设计理论和设计史专家,现代设计和现代设计教育的重要奠基人之一。研究建筑、工业产品、平面、时装、汽车、城市规划、插图、现代和当代艺术、娱乐等方面的史论。1987年作为富布赖特学者,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切斯特学院和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学院从事设计理论研究和教学。现为美国设计教育最高学府——美国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教授,美国南加州建筑学院教授,中国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加拿大楷硕(CAS)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总顾问,光华龙腾奖中国设计贡献奖金质奖章获得者,2013年开始担任山水比德园林集团董事。

  王受之早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研究生院,80年代担任过广州美术学院设计系副主任,1987年作为美国富布赖特学者,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西贾斯特学院和威斯康辛大学麦迪森学院从事设计理论研究和教学,1988年开始在美国设计教育最权威的学府--洛杉矶帕萨迪纳“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Pasadena)担任设计理论教学,1993年升任为全职终身教授,负责全院的现代设计理论和现代设计史教学;在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奥迪斯艺术与设计学院、南加利福尼亚建筑学院、南加州大学都曾兼任设计史论课程。此外,他还是中国的清华大学学术发展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中央美术学院等高等艺术设计院校的客座教授。

  曾出版多部专著,如《王受之设计史论丛书》(现代时装史/现代设计史/平面设计史/美国插图史/现代艺术史)、《世界现代建筑史》、《王受之讲述系列》(汽车故事、产品故事、建筑故事、豪宅故事)、《哈罗!中产》、《执意纯粹》、《纵情现代》、《白夜北欧》、《骨子里的中国情结》、《微风吹过圣芭芭拉》、《春风格拉斯》、《建筑中的国语》、《荔湖城记》、《城之国语》、《巴黎手记》、《时尚时代》等,其著作多为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高等院校的设计专业教科书或主要参考书。现还任多家房地产公司顾问及设计总监,指导过多个项目的概念创意及整体策划,如鲁能集团,湖北清江房地产开发公司,重庆龙湖集团的北京、成都、重庆等地项目,深圳万科集团,广州侨鑫集团等。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王受之:急功近利,中国设计难出大师》】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