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清运、严迅奇、杜鹃、毕学峰谈—— “城市再生”

马清运、严迅奇、杜鹃、毕学峰谈—— “城市再生”

群鸟网 | 2015-5-07 18:10
  
  马清运/严迅奇/杜鹃/毕学峰谈—— “城市再生”

  马清运——2007深圳双年展策展人

  严迅奇——香港著名建筑师

  杜鹃——香港大学助教授

  毕学峰——深圳平面设计协会现任会长

  马清运:
  我们这次提出“城市再生”的主题,有两个很重要的考虑:一个是城市是临时性的。第二,城市是规划出来的。是用最聪明的才智、最高级的测算手段规划出来的,今天对未来有多长的判断?按照结构的城市来说,他也应该有一个终结过程。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力的命题。

  另外,现在的情况更严峻。即城市对能源消耗这个波形图,其实随着城市年纪变化也在变化。

  但是因为我们是双年展,就不想把方向引入城市未来模型。恰恰这里有几点,深圳面临原来集中智慧规划,到了今天应该更细腻推敲能量、城市机能转换的问题,这是一个大的状态。

  严迅奇:
  这次双年展提出这个主题,我觉得很有意思。实际上第一届双年展很成功,但是是一个城市的建筑双年展多于一个城市的双年展,这次把城市放在建筑前面了,好象有这样一个印象。特别是把城市作为一个集体的成效,不是个人的成效,这是强调的一点。不过我不知道你在展示这些展品时,批判性会不会加强一点?

  另外,展览内容中提出洛杉矶之类的城市作为一个城市新旧交替的形态,国内有没有这样的模式呢?

  马清运:
  关于批评性的东西,在这次展览的20个课题里面都有阐述,比如“房价问题”,地产价格由于先天跟场地关系,深圳又有一个自然的景观。

  关于新旧城市交替,国内也有几个项目,我们列了2、3个,规模都不是全城的状态,比如北京目前有三个项目我们在做,其中有一个798项目。另外有两个项目是跟中国政府合作的,这个不是老城市,但是是新的生活方式,绿色城市。还有一个山东项目,重新把几个村子归合起来做一个新农村项目。当然深圳OCT这个也是一件事,但是规模和能量潜移默化的,在这里举办本身就是这样,就没有做专门的。

  严迅奇:
  国内可能是政府的限制或者政府意愿很强的,也有这个。香港现在开始了,对旧城重生的过程很注意,中间包括保育、重生。这几个议题也是比较有意思的。

  杜鹃:
  关于主题,有一点非常重要。主题有两种态度同时存在:一个是谦虚的态度,一个是批判的态度。所谓谦虚的态度,其实是在承认这个城市自身的力量,城市生命自身的力量。这就跟为什么是批判性有关系。

  从批判性上来讲,也引起了一个话题,我想在这里提到一个警告,就是城市再生和再用跟历史保护和古文物有相关问题,但不是完全一样的。

  毕学峰
  我们的双年展侧重了城市或者建筑,其实他包含了更多更多方面,甚至是艺术的、装置的、影像的、平面的,包罗万有。从这些方面来看,他既然承载这么多东西,回过头来刚才也介绍了很多,刚才说到市长宣言,新老城市的关系。我前面很关注城市再生的概念,是不是这个主题变得有点模糊了?因为它的量非常非常大,这是我一点看法。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清运、严迅奇、杜鹃、毕学峰谈—— “城市再生”》】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