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洪约瑟专访:设计,就是要会“玩”

洪约瑟专访:设计,就是要会“玩”

群鸟网 | 2015-5-07 11:44
  给你一个18㎡的房子,你会怎么设计?

  许多设计大师们也只会皱皱眉耸耸肩,不予置评。而对于洪约瑟来说,这实在不算什么。他做过最小的空间是1.8m*1.8m *1.8m的“水泥盒子”。 使用者在这里能够工作、娱乐、进餐、休息,毫无拘泥之感!

  如果你觉得这听起来很神奇,那只能证明你还不够有趣。我们知道那些厉害的设计师们不仅是行家,更是玩家。他们有的像电影导演,喜欢大场面,大格局,而洪约瑟却犹如最资深的核雕艺人、内画高手,把数十年的本事,雕琢成一个个小的惊喜,方寸之间,包含人生大愿。

  设计是玩的艺术,玩灯光,玩小户型,玩农家乐……玩不是“玩票”,而是基于严谨精神的创意漂移!

  微空间 大名堂

  香港是寸土寸金之地,空间小,要求高,于是创意飞速膨胀,这在客观上锻炼了设计师对空间的处理能力。

  然而在很多设计师都跑向“人少,钱多,速来”的消费群中圈地的时候,洪约瑟仍旧保持了对于小户型的由衷挚爱。他设计过40平米的婚房,客厅厨房卫生间卧室淋浴房应有尽有,男主二人还各有衣柜与办公桌;他改造过18平米的旧房,因为业主“声音很好听”,他不仅不收设计费,还免费赠送二手空调和地板。

  他甚至还设计过1.8m*1.8m的微型空间,不玩概念,从实际出发,你在里面既能办公又能吃饭还能睡觉。真正的Mini无极限!

  洪约瑟喜欢打破功能界限,让空间作用最大化,堪称“机关算尽”。比如用玻璃做隔断来划分功能区;比如把卧室门的位置设置在中央,让两面墙都能摆满柜子;比如将床抬高,放在飘窗上,节省床所占用的空间;比如在卧室和书房之间的墙壁上开一扇窗,让卧室的人也能看到电视;或者在梳妆台上设置电脑桌,在隔断墙的腰侧凿出储物空间,在阳台的扶手上安置吧台桌面……他的设计好似一个魔方,能够变换出无穷的妙处。

  嵌入是洪约瑟的微空间最重要的主题之一,在鞋柜中嵌入推拉式餐桌,在沙发之下嵌入床,在休息室滑动门上嵌入一个电视,在电视柜中嵌入茶几……各种功能物体重叠在同一空间中,照顾我们不同的生活状态。

  设计师一旦成名,往往就开始周旋于公共工程和名流富贾之间,他们的酒店跟别墅设计会在业内传为佳话,但能够像洪约瑟这样费心耗力地做小户型设计的,实在凤毛麟角。有一位重庆知名设计师坦言:“如我们这样的设计师,有谁会去接丁点大的房子来设计呢?”

  然而洪约瑟认为,做小户型实在“好玩”。限制越多,越有挑战性。也是带着这种好玩的心态,他完成了浅水湾巴士站的改造,一个又脏又乱的巴士站,却让他玩心大动,最终脱胎成极具个性的先锋巴士站。

  灯光比药物更迷人

  百老汇的舞台、日式居酒屋、活力四射的酒吧……你对灯光的第一次感动来自哪里呢?

  洪约瑟被人们熟知的另一个原因是灯光设计。北京郡王府、香港余仁生教堂、渔人码头……各种类型的空间,在灯光具有了别样的之美。

  洪约瑟的典型风格是将淡素的灯光铺设在大面积的同色材料上,让整个空间充满浪漫迷幻之感。出生于菲律宾的他上世纪70年代来到香港,那时的香港正步入黄金发展时期,也许是南洋多姿多彩的文化,迷离妩媚的风情浸润了他,洪约瑟的灯光设计总有着强烈的色彩诱惑。蓝色、绿色、粉色,它是鲜明夺目的,让通过的人迅速融入情境之中。但对于不同光源的理性运用,又往往超出感官。平凡的纱帘在夜晚的LED光下会呈现出怎样的唯美?激光与马赛克拼贴在一起是什么效果?用屋顶花园的灯箱空间隔断怎么样?你在洪约瑟的灯光设计中都能看到,他还会在小户型设计中,用简单的线条、素雅的材料和灵活的灯光来让空间更加通透。

  洪约瑟的设计灯光跟设计小户型一样,玩心不减。比如前段时间他刚为厦门一个农家乐改造灯光设计。改造前,这里有一个用木头建造的过道,洪约瑟在过道顶部的两边,安装等距离的LED小灯,对照射角度进行了准确设计。于是,当你夜晚进入这里,顶部小灯的灯光将会反射在过道墙上形成笔直的光束,排列成一条“光之过道”,极具现代感。白天平凡无奇的小农家乐,便在夜晚绽放出独一无二的光芒。

  众所周知,灯光具有营造氛围的效果。在洪约瑟的设计中,灯光如同顽皮的孩子,它不那么循规蹈矩,却有着独特的灵气。他曾经说过:娱乐场所总试图让人刺激,甚至经常有人嗑药。但他希望“仅用灯光和音乐来刺激人们,而不是药物。”

  做接地气的设计

  我们在讨论设计的时候往往容易陷入一种自我陶醉当中,而北欧设计大师认为,功能是设计最美的一面。真正的好设计是超乎寻常又接地气的,而对于优秀的设计师来说,它设计的不是作品,而是一种生活。

  香港是个市民文化发达的社会,压低意识形态,拔高生活质量。因此香港的大师们也通常不会拒人千里之外,反而常常扎身市井之中并以此为荣。

  洪约瑟身上有典型的香港气质——做人轻松自在,但极具职业精神。卷发貌似洒脱却清爽整洁,七分裤很休闲却不粗糙,讲座时手舞足蹈地说着俏皮话,但内容一定条目分明,逻辑清晰。你一眼便会觉得他很鬼马很有范儿,但又绝不会曲高和寡。

  洪约瑟的本来专业是建筑设计,做室内设计乃是半路出家。不过作为建筑师对装修工程的理解,却让他的室内设计更加精进。比如电器的装置,比如空调和出风口的位置,比如管道的铺设,还有一系列土木电工的知识等等。尤其在帮业主改造的时候,纸上所呈现出的是室内设计效果,但肚子里却装着建筑设计的内里乾坤,让居住在此的人能够如鱼得水。

  他对于业务往来的对象也无甚要求。前不久洪约瑟谈起厦门农家乐业主就流露出相当满意的神色,用一个标准港普用力地说:“甲方的朋友,对我非常好!”接着马上掏出相机,“你看,他们给我吃土鸡!”

  也许正是这种特质,让他的作品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亲近感。设计与表演一样,应当是来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空中楼阁固然充满诱惑,然而我们还是会爱上接地气的人和接地气的好设计。

  Q&A——群鸟网&洪约瑟

  Q:你是菲律宾的第几代华人?

  A:第二代,我祖籍是福建,我父母都是40年代打仗的时候到菲律宾的,虽然背井离乡,但我们家还是一直说福建话,国语也说得不错。结果到了香港后,我的粤语好了,普通话倒是不太会说了。还记得87年的时候第一次回大陆,看到什么都觉得特别新鲜。当年到北京看长城,买门票买东西还是用代用券,可能连你都没见过。

  Q:你喜欢用彩色灯光,可不可以跟我讲下灯光色彩运用的诀窍?

  A:我认为一个空间最好不要用超过两种色彩,否则会很杂乱。

  Q:你以前是学建筑设计的,后来为什么转向室内设计了呢?

  A:其实到香港的时候还是在做建筑设计的,后来我为了多赚钱嘛,就接了一些室内设计的私单来做。做着做着兴趣越来越大,而且找我的人越来越多,所以慢慢就转过来了。

  Q:现在国内室内设计发展非常迅猛,作为香港设计师,你怎么看内地设计?

  A:我想很多人都喜欢在内地市场做设计,因为很自由,业主很少指手画脚,而在香港,设计的限制就很多。但香港设计很好的一点是它比较人性化,照顾使用者的需求。

  Q:每年有这么多的设计邀请,你的事务所工作人员有多少,忙得过来么?

  A:加我一起8个人。我不想做大公司,还是喜欢亲力亲为,现在公司基本上每个案子都是我在负责。设计这么好玩的东西,干嘛交给别人?

  Q:哈哈,那除了设计呢,你还喜欢什么?

  A:音乐吧,说起来,我中学时还做过鼓手呢。

  1.8m*1.8m神奇魔方

  这个设计是基于一个一米八乘以一米八的盒子形态内发生。其要求是希望以最小的空间来设计出一个多功能而满足生活基本所需的空间。从而表达出香港居民的生活特征。

  洪约瑟的设计一简单的方盒作为外形,配以现代感重的白色。同是长宽高都是一米八,一三百毫米作一方格,平均工整地把这设计外部划分。同时在顶部与墙身都有一些窗来使屋内进一步延伸。在外面看来是个工整朴实的方盒,但里面却是“机关重重”。

  空间内部全是以木饰面作为主要材料,给人感觉很舒服。功能性是该设计的重点,所以有一张台子作为基本的储存和工作空间。台下面有着另一张台可以拉出来,给主人一个进食空间。

  其他的都是以折叠伸缩的家具为主,他们有着不同的角色。进门的左面是一张可以折叠的床,同事在不使用状态下往墙折叠。另外入门正面的墙亦有一折叠出来的板,可以当做床头柜,所以这是一个针对不同人的不同生活习惯所设计的空间。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洪约瑟专访:设计,就是要会“玩”》】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