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林伟而:艺术家必须忠于自我

林伟而:艺术家必须忠于自我

群鸟网 | 2015-5-06 16:59
  相比城市的繁荣富足,香港的藏家人数却很稀少。哪些原因导致香港的艺术收藏直到现在才起步?

  香港一直是一个非常务实的城市,做任何事情都必须有一个好的理由,而经济回报就是一个好的理由。当代艺术直到最近五到十年才作为一种具有经济价值的产品为人所知。因此香港人才开始收藏当代艺术。但是,别忘了香港拥有一些顶级的传统中国艺术藏品。人们倾向于认为当代艺术没有历史价值。要改变这种心态,当然需要持之以恒的教育。香港即将拥有全球最大的当代美术馆之一和最大的文化区之一,人们以开放的心态,开始把艺术和文化视作城市的重要元素。作为建筑师,我想说当代艺术与当代室内设计相得益彰!

  你也是从收藏传统艺术起步的,是吗?

  没错,一开始的确如此。我很快转向了当代艺术,但当时我并没有特别的关注点。我买的都是我喜欢的。现在我将焦点放在香港当代艺术。我相信对于任何收藏来说,最终你都需要认定一个焦点。

  什么原因吸引你把目光投向本土艺术界?

  香港艺术家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里并没有真正的艺术市场,因此他们的作品非常个人化,完全不是出于商业考虑。对于国际藏家来说,香港艺术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如今的艺术博览会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把国际藏家和画廊带到香港,并把本土艺术家推向国际。一些海外画廊在博览会期间希望与香港艺术家会面。有些艺术家,包括白双全、林东鹏、曾建华、李杰、黄荣法、关尚智、黄慧妍、Nadim Abbas、黄国才等都参加了不少国际展览。因此,我相信这里具备了很好的潜质,可以帮助资深艺术家进一步发展、并帮助年轻艺术家找到更多机遇。

  你是否关注某一类香港艺术家团体?

  我收藏了白双全、林东鹏、曾建华、李杰、黄荣法、关尚智、黄慧妍、何倩彤、Nadim Abbas等艺术家的作品。我认为他们是年轻香港艺术家中最有意思的一批。我并不希望只关注某一些香港艺术家,我关注的是我喜欢的作品。作为建筑师,我们接受的训练是从观念层面进行思考,因为建筑项目或艺术作品的观念非常重要。或许,这正是我颇受观念艺术吸引的原因,我喜欢白双全和曾建华的作品。他们作品中的观念非常明晰,无需太多解释。

  )

  你的收藏中也包括一些非常年轻、甚至不知名艺术家的作品。

  是的,购买年轻艺术家、甚至应届毕业生的作品是一项挑战。我认为收藏艺术也是与艺术家共同成长。因此我喜欢从年轻艺术家开始收藏。新一代香港艺术家成熟得非常快,希望做一些与前辈不一样的尝试。曾建华在森美术馆和2009年里昂双年展的作品体现了国际水准。白双全的作品被泰特现代艺术馆收藏,我收藏的他的几件作品也长期被不同国家借展。因此,我相信,用不了几年,特别是在M+收藏落成后,这些艺术家将会成长得更快、也更国际化。我始终相信考验和推动香港艺术家的最佳方式就是把他们的创作放上国际平台。

  关于收藏观念艺术,我很好奇藏家到底可以走得多远,特别是当涉及非物质艺术或贫穷艺术。

  我给你举个例子。我的藏品中有一件是一个盆栽,我必须好好照料它。

  艺术家让你付出一点劳动力!你要对自己购买的东西负责任。对于艺术家提成的这样的主张,你做好接受的准备了吗?

  我收藏了白双全的一件极具挑战性的作品,叫做《艺术家的一天》(One Day of the Artist's Life)。这是我目前为止收藏的最具挑战性的作品。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收藏的是什么。你买下的是艺术家的24小时,但这24小时里会发生什么呢?这件作品有趣之处在于它有自己的生命。收藏是购买的过程——支付并拥有。但像《艺术家的一天》这样的作品超越了这种传统模式。它需要你去思考在24小时内你要与艺术家一起做什么,你参与到那24小时之中,然后它才成为最终的作品。我们出版了一本书,对这一天进行记录。

  你们如何共度那24小时?

  我们在我的工作室里待了24小时。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每个小时给白双全画一幅画,所以最终我画了24幅他的画像;而他则做了一些受环境启发的小物件并创作了两幅画,作为他整个思维架构成形的过程……

  所以你们彼此向对方提出了一些想法,并对此作出回应。在这件作品之前,你跟他认识吗?

  我知道他的作品,但不认识他这个人。那其实是我收藏的第一件白双全的作品,那时他还没有参加2009年的威尼斯双年展。而我当时正开始介入香港当代艺术。跟当时我收藏的其他作品相比,这件非常具有实验性。当时我也在努力发展我自己的艺术实践。因此,与一名观念艺术家连续交流24小时于我也是非常有趣的体验,也因此我决定要在24小时里给他画像。

  香港是一个高度物质化的社会,你认为还有其他香港藏家走得跟你一样远吗?

  我觉得这很有挑战性,但人们会开始收藏这类观念作品,或许规模不是特别大。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具有高度的观念性,但依然有一个物化的形式,便于赏鉴。此外,香港的空间非常有限,这又是一大挑战,你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你收藏的作品不一定会被展示出来。观念艺术的收藏问题绝不仅限于香港。作为泰特美术馆亚太地区收藏委员会成员,我知道有些作品因为太过观念甚至连博物馆的顾问委员会都不接受,因为这些作品不够具体有形。

  公共收藏与私人收藏不同。私人收藏无需承担对观众负责的压力。

  遗憾的是,香港的公共博物馆尚未形成收藏本土当代艺术的体系。过去数十年来,许多作品毁坏了,因为没办法保存和维护。因此,许多有意思的作品遗失或散落,难以寻找。以我个人而言,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去关注这些作品具有重要意义。收藏当代艺术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也是在支持艺术家。如果没有藏家的支持,艺术家很难创作新的作品。在参观纽约Dia基金会等国际收藏机构的时候,我深受感触——他们的专注度和参与度,对艺术和艺术家所投入的时间,无不令我叹服。这些都让我很感动。

  还有一个问题,你拥有多元文化背景,你曾在美国求学、工作,然后回到香港和中国大陆工作。在非常国际化的城市里,一些本土艺术家开始回归传统文化元素。你如何看待这一趋势?

  我认为所有艺术创作都植根于生活和其独特的文化语境。香港艺术家或许具有很国际化的视野,但他们所创作的必然是反应香港社会现实和心态的。与此同时,艺术家游历各地,并与不同地区的艺术家交流。我觉得文化气质的展现是以一种微妙而细腻的方式,更多的是体现在精神层面,而非作品的外观上。不论一个艺术家在哪里生活、工作,这不会改变他是谁的本质,这一点非常重要。而他的创作必然与这一本质相关。有时,我发现与同时代的国外艺术家相比,香港艺术家显得胆怯而谦逊。或许他们应该更坚定、更自信……但这也取决于作为艺术家他们到底在追求什么。如果他们想要获得巨大的成功和名望,那他们需要改变自己的态度;而如果不是这样,我还是认为艺术家必须忠于自我。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林伟而:艺术家必须忠于自我》】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