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戴帆:靠近另一种维度——冲击,激进,联系

戴帆:靠近另一种维度——冲击,激进,联系

群鸟网 | 2015-5-06 14:48
  群鸟网:共振作为中国领先的设计公司,请介绍一下“共振设计”。

  戴帆:毕业以后做过一段自由设计师,选择在北京开设设计事务所,取名“共振「RESONANCE」”。共振的业务大致分为平面设计、空间设计、广告创意、网络互动四块。

  群鸟网:请谈一下自己设计作品的语言特色。

  戴帆:激进、猛烈、速度、危险。任何风格都是危险的,今年一些应聘者用“共振”风格设计作品来应聘共振,正表明了这一点,也让我意识到了风格存在的尴尬。

  群鸟网:如何看待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设计的关系呢?

  戴帆:我的设计跟中国以前的设计划清了界限,在07年,我告诉自己设计必须全新和崭新;每个设计师、每个人都有义务把自己和别人区分开。对于传统,我想人的感知传统的素养也许在不知不觉中成为身体的一部分。读初中时业余时间学习的是写意中国画、篆刻,刻刀在石头上驰骋的感觉,以及篆刻中手腕对刻刀的控制,直接影响了我在设计时对力度与节奏的追求;“疏可走马,密不缝针”的布局感在共振网站版式设计中得到了发挥。尽管很多项目中运用的是现代的几何抽象语言,但与西方设计不同的是对“场”的营造,我想自古以来中国人无论是文学、书法中对“场”的追求,还是内心深处对死亡的敏感等等感觉,都深入影响到我们的思考与行为方式。

  群鸟网:有什么特殊的经历和动机促使您成为一名设计师吗?请介绍一下新一代设计师您认为与前辈的设计形态与价值取向有哪些不同。

  戴帆: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喜欢上了新金属,死亡金属、车库摇滚。当我第一次听到科恩「KORN]乐队具有压迫感的旋律和主唱粗犷、咄咄逼人、煽动式的演唱时,仿佛找到了一些设计想要表达的感觉,尽管当时我还不是很了解设计,但我认定,设计就应该有这种煽动人心的力量。后来我参加工作时尝试将客户委托的项目与自己的感觉结合起来,尽量将自己脑中的想法与身体里的感觉变成能看得见的东西。我想,设计如在满足功能的基础上能激发人内心深处的任何一面,像观看电影《末代皇帝》中小皇帝傅仪追着被送出的奶妈奔跑的场景那样,能给人心如刀割,忧伤而复杂的感觉,那将是设计的最高境界吧。

  设计职业的推动力,是建立在教育、精神或者某种大家提倡的传承基础之上,当然,我多么希望这种情况能发生一些有趣的改变。目前,新一代设计师的项目在概念的发生渠道、语意的复杂性、材料与结构的重新定义等维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从文化属性中转移到对震撼人心的追求,唯美和善良不再是正统,个人特质化的设计更容易掀起波澜;设计中对功能的界定发生了变化,我们在试图制造内心所需要的设计,而不只是在意识形态上对地域属性的追求。

  群鸟网:现在很多学设计的人每天都努力关注设计书籍和网络上的优秀作品,希望更快地提高自己,而往往适得其反,那你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戴帆:现在大量的网络和其它媒体信息、通讯工具挤压了人独立思考的空间。信息的泛滥造成了趋同的人生价值观和简单判断事物的方法,大家依赖于网络而不是对自己所面临问题去独立思考。我想最好的方法是,每天抽出一定时间让自己安静地度过。如何发现自我,让自己获得思考的自由,才是最重要的。

  群鸟网:共振已经完成了地产、科技、时尚、教育、艺术等多领域的项目,请您谈一下对设计创新与商业价值的看法。对于工作,你们指导性的理念是什么?

  戴帆:我们尝试将前卫引入商业中,对于客户来说,希望能取得好的销售,品牌通俗一点讲,就是你用与别人不一样的方式在跟消费者交流。设计作为沟通的语言,其创意独特的设计在本质上传达了品牌个性,我想最高层次的设计不仅仅是传达精彩的视觉,而是传递一种独特的思考方式。

  作为设计机构,实验与研究应该是最基础的功课,因为你要制造属于你自己的设计语言与逻辑系统;设计生命是在不断进化,不断移动中成长的。鸟巢的设计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在二十多岁时一直坚持做材料实验;现代建筑的鼻祖柯布西耶上午画画,下午做设计。近十年来,中国的设计、广告公司制造了大量的千篇一律风格的图像,当然,这跟中国保守的客户与大众的美学素养有一定的关系。其实我们面对的大部分项目也都是无趣的,我们尝试着把无趣的事情变成有趣的事情来做,也正是这种无趣,更加激发了我们想创造出更多独特的有价值的设计。

  群鸟网:我发现共振项目中有很多空间设计,你是怎样处理空间与平面之间的关系?

  戴帆:共振在涉及到空间的项目中,尝试将室内设计、建筑外表、平面形象和宣传广告结合在一起加以创意,创造出一个新颖的主题和氛围。

  群鸟网:在设计之外,您还有别的兴趣爱好吗?

  戴帆:大学时我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游戏和足球上,那会我玩过的游戏非常多,经常玩的有《FIFA FOOTBALL》、《星际争霸》、《传奇》,还和一些朋友组队参加《CS》比赛,但每次都运气不大好,在第一轮就会碰到很强的对手被淘汰掉,我的一个朋友养了一条狗,还取名叫“半条命”;我通常会在上课时买一瓶饮料和一份体坛周报,坐到教室的最后一排,研究一下足球彩票。当时,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允许你去做这些事情了,工作现在就是我的兴趣,不过希望能去更多的地方走走。

  群鸟网:在设计过程中,在与客户的沟通中有没有遇到过麻烦?

  戴帆:根据我的经验,90%的客户基本不了解设计,我们要创造出超出大家意料之外好的作品,所以要保持对设计的掌控权。麻烦通常是很正常的事情,站在客观的立场与客户进行沟通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法。通常聪明的客户懂得尊重设计师的专业意见与建议;我们也会拒绝与那些傲慢、不尊重设计的客户合作。

  群鸟网:设计是否能够给社会带来新的思考与视点,以超越那些仅仅是简单的满足客户的需求?

  戴帆:首先我认为设计师不是装饰师,很难想象不想设计出改变世界作品的设计师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能留下什么。这种想法也许一文不值,或者不能实现,现实中我们经常也会遇到不理解你行为、动机的人,他们或许会认为这很荒唐,而往往前瞻性的思考是不被大多数人接受的。现在,我很乐观的看到许多惊人的、疯狂破格的、又难以令人置信的设计正发生在中国。我的立场是探索性的,你热爱设计,相信设计可以给人激情、教化人、提供新的思考方式,那就坚持下去。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戴帆:靠近另一种维度——冲击,激进,联系》】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