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创新的第一步,是提出问题

马岩松:创新的第一步,是提出问题

群鸟网 | 2015-5-04 17:39
  过去十年,马岩松最大的成就,是为中国城市留下了“另类”的建筑。他也的确对建筑技术提出了一些挑战。但,作为建筑师,这似乎远远不够。要知道,现代主义大师柯布西耶在真正完成自己的著名作品萨伏伊别墅之前,已经是一个颇有建树的理论家。

  而哪怕是在当代,大部分的建筑师在成名之前,都在寻找一个理论体系的创新,比如,纽约世贸中心重建总规划师丹尼尔·里伯斯金,50岁前,他从未做过实际的建筑。他对他的研究生们这样说:“建筑师应该认为他们能够永垂于世——他们建的房子会比他们长命。”

  由于建筑产品的特殊性,每一个建筑师都力图为自己的产品构建一个完整的文化身份,企图让它们看起来对于城市的未来更有意义。

  如今,年近不惑的马岩松,在做了十年的另类建筑后,终于意识到:“文化上的创新比技术创新更重要”。

  “有很多产品在技术上要求创新特别多,但是总是那些在观念上领先的产品才是领导者。”他举起手里的iPhone,对我说:“建筑的创新是在一个更长的历史时间段里去看,而不是说这一季,分为春夏上新。因为技术更新很快,以它来包装的所谓的新建筑是很容易过时的,就跟iPhone一样,一年肯定要换。

  如果建筑一年就变得过时了,那代表其本身就没有创新,只是在技术上有,那技术过去了以后这房子还在,你也不能像手机一样换下一版,换不了。”

  为此,马岩松提出了“山水城市”的新城市概念,它强调环境意识和人的尺度,将城市中的建筑塑造成自然景观,其中不乏使用“借景”这样的中国古代园林设计技巧。更通俗的讲,就是,让城市中生活的人在一个有花有水,更有质量的空间中生活和工作。

  朝阳公园广场项目、北京康拉德酒店,以及南京证大喜马拉雅中心都是这个概念的实践。在朝阳公园广场项目中,他把主建筑设计成一座山的形状,采用了中国古代园林中的“借景”手法,让整个朝阳公园和这栋建筑看起来是一个被放大许多倍的盆景。而另一个南京项目,外形则像是一座座连绵的山峰。

  看起来,他和其他许多中国建筑师,甚至是所有的中国设计一样,仍然在从中国古老文化中寻找创新灵感。当然,他反对直接搬运传统符号,“传统式的生命力肯定是因为它有一定的跨时间的价值才有,我们又不是去考古、研究这些东西,它还是对未来有启发的那部分,肯定还是能成为灵感的来源的。”

  成功将传统运用到现代中的人,也许中国第一位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王澍要算一个,这位建筑师擅长于用传统的材料来表达现代的建筑的语言和方式,比如他设计的中国美院象山校区就借用了苏州园林式的外形和风格。

  马岩松承认,王澍做到了用西方式的思路来做东方式的表达,但,他理想的“从传统中寻找创新”的方式是美国建筑师路易·康和劳埃德·赖特,他认为这些大师们做到了用现代的材料和功能与建筑本身一起达到一种“无形”的意境。

  “传统不但不是符号,不是某种形式的符号,就连任何的抽象的符号我都不想有,就比如说它用的传统的材料和传统的技术。还有我觉得尤其是在今天的大城市建筑里没有必要这样,我希望的是没有材料感,就是用抽象的材料去做,让它没有材料。你不会注意到材料,而是注意到空间和气氛,气氛这个东西是无形的。”他说。

  除了这些设计观念上的思索,他也开始挑战更大的城市规划问题。在清华大学一个为期八周的邀请授课课程中,他向大三的建筑学院学子们提出一个惊人的计划:如果给你机会重建CCTV大楼,你会怎么设计?学生们则不负所望的拿出一系列有趣的创意:永动游乐场、一面悬挂于CBD上空的镜子、沙丘、绿色丛林……

  他的目的是对现有的CBD建筑群落提出批判,并有意的用它来讨论中国城市的问题。他认为,现代城市对于低造价、低成本、容积率的追求,使得CBD的建筑千篇一律的都是些大方块,组成了一个功能化的水泥丛林。是时候去批判这种城市规划,并为它注入“山水城市”这样的新城市观念了。

  “中国城市化三十年了,还没有一个自己的理论体系,思想上完全不知道要建设什么样的城市。所以,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关键时期,应该去提出这个问题。”他说。

  也有人把他的“山水城市”看作一种营销,一位不愿具名的建筑评论和策展人告诉我,所有这些概念的贩售,只是借此向转型期的中国各地方政府兜售他的城市规划策略,以便能更多的获得项目。

  从这个角度来说,观念上的创新是市场营销的一部分,这对于每一个行业来说,都没什么不同。但创新的第一步,往往是提出问题。“提出问题很重要,然后他可以从理论上解决,从想象上解决,但是,具体怎么解决还是得有一个团队。”马岩松说。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创新的第一步,是提出问题》】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