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酷一点 再酷一点

马岩松:酷一点 再酷一点

群鸟网 | 2015-5-04 17:06
  马岩松,一举拿下加拿大Mississauga市60层高的地标建筑设计权,从而使他成为公众人物为世人瞩目。国内专家表示:“这是当代华人建筑师第一次在国际上赢得大型建筑实践。”当很多人议论当下中国是海外建筑师试验场之时,马岩松的海外“突围”恰好证明这些试验是怎样刺激了中国建筑师的崛起和成熟。

  一个中国建筑师的世界“预谋”

  马岩松从加拿大密西沙加市回来后,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这个刚满30岁、被业内戏称为“婴儿”的建筑师,突然之间接受几十家媒体的访问,他说,“那天的我像摇滚明星,爽!”

  珠宝设计不过是小试牛刀

  记得半年前去马岩松的MAD事务所采访,员工不过10多人,他们在北京今典花园的一个公寓楼里办公,周围环境显得拥挤零乱。

  那天,他穿着拖鞋、休闲装,后来我们到他楼下的一个西餐厅里闲聊,感觉他像个还没成熟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他当时说,要成为“建筑教父”。问他最近在干什么,他却说:“正要帮一个同学做一套首饰设计。”在他看来,除了技术层面的东西,艺术都是相通的。还说设计大剧院的安德鲁也做过珠宝设计。马岩松说自己不是个好学生,兴趣一直广泛,学过音乐,做过电影梦,做珠宝设计不过是小试牛刀。

  去年底,马岩松的事务所搬到了北新桥附近的美术馆三层,可以容纳上百人工作的后现代风格办公室简洁空旷。那天晚上,香槟、红酒、自助餐,诸多的朋友、前卫建筑师表示庆贺。当时突然停电,大家欢呼:“这不是成心的吧。”300平米左右的空间内突然幽暗,工作人员从楼下买回蜡烛,透过窗户,外面依然灯火通明。有一些建筑模型正好放在窗台上,尽管还没有建成,感觉却与周围的建筑形成一种强烈对比,马岩松说,心底有一些微微的震撼。他的一个同学告诉记者:“这个在高中还逃课去跟同桌打乒乓球的家伙,极讨厌上历史课。”

  现在的他,终于要在加拿大Mississauga市建起一座高达60层被当地媒体昵称为“玛丽莲·梦露大厦”的地标建筑。马岩松向记者表示:“当地媒体采访时,问我为什么会设计出这么一个性感的建筑?我回答,这不是你们起的名字吗?其实这是一个动感上升的有机体。”

  马岩松说,“我们并没有想过设计一个性感的建筑,但公众认为它是性感的。”MAD已经接到多伦多一些建筑和艺术组织的邀请,将在当地参与更多展览和其他的文化活动,也将为多伦多的湖滨区复兴做一些工作。突然之间,许多重要的项目蜂拥而至。  有计划的“预谋”

  去年底,马岩松曾经向记者说今后几年MAD事务所的计划,是想到国际上赢得一个设计项目,然而没想到时间来得这么快。  他说:“本希望用2-3年的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MAD历史性的预谋。赢得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对于MAD这样一个年轻的事务所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而这一场“预谋”,彻底把他推向了世界建筑的舞台。

  马岩松此次在加拿大的成功胜出,是中国建筑师第一次在公开的国际竞赛中赢得设计权。其实很多事情是偶然中的必然。他说:“我是在竞赛网上看到的,方案截止时间是当地时间中午12点。北京时间晚上12点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完成,最后超过了半小时,他们还是接手了。我是最后一家提交的文案。”

  这位因设计“浮游之岛”而成名于纽约的建筑师,刚回北京时,在一个叫主题国际的工作室里,用断续的词语,演示并解读着他设计的建筑作品,当时在场的人很兴奋,但是也有质疑。而他总是说:“我不知道,我没想过,我回答你的问题了吗?”这种艰涩的诚恳,乃至这种质疑的拒绝,引起在场人的思考。当时他说:“我希望自己的设计可以快点实施,变成现实影响别人。”终于,这次在加拿大的成功胜出,让他成为公众人物被大家瞩目。

  当时有评论家认为:“要注意这个家伙,他具备有让建筑生动起来的能力,这不是每个吃这碗饭的人都具备的素质。”这跟天赋有关。

  以尖锐批评著称的加拿大建筑评论家Christopher Hume也一改常态,他积极地认为:“这座大楼带给Mississauga的影响,将如同西班牙古根汉姆博物馆的毕尔巴鄂现象一样具有戏剧性。”

  “疯狂”与另类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马岩松,比起现在国内的中青年建筑师,似乎更为另类。他的事务所取名为“MAD”,寓意“疯狂”。建筑师是一个规则下的工作,作为建筑师无法改变城市意志。但就像医生似的,不能说爱吃什么就给你吃什么,还得给你打几针吧。  而生活中的马岩松却喜欢泡吧,他说这种闲聊可以给人灵感。尽管他的很多设计都是摩天大楼,但要说到给自己盖房子,他还是愿意选择明代建筑。

  4年前,马岩松在伦敦扎哈·哈迪德的事务所工作。那一年,正是扎哈·哈迪德从纸上建筑师被主流接受的一年。在这以前的10多年时间里,扎哈·哈迪德一直都没有建成什么项目,而马岩松正好见证了这个特殊的转折时期。  他说:“我和扎哈。哈迪德有共鸣,她自从1988年出名后,一直坚持着她自己,现在的她并不是向主流转变,而是她的先锋设计开始被接受。你说她是哪个国家的?伦敦?纽约?所有文化都是混合的,分得出是哪个地方的吗?她最早被提出来,是因为有人讨论她这个人,怎么出现这种人了?建筑是有意图的。首先是一种现象,适应社会,慢慢就朝这个方向发展了。”

  国内专家表示:“这是当代华人建筑师第一次在国际上赢得的大型建筑实践。”这两年,很多人说中国是海外建筑师的试验场,但是马岩松的这次成功说明这些试验恰好刺激了中国建筑师的崛起和成熟。“以前中国设计师在海外只能获得一些小项目,通过竞赛获得这样的大设计项目还是第一次,说明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设计师已经开始出头。”建筑评论家方振宁说。

  现在的马岩松,还是一样穿着拖鞋,在办公室里,随时用英语通电话。像赫尔佐格、库哈斯那样的明星建筑师走向国际一样,马岩松主动张扬地宣传自己,坚定而毫不谦虚地肯定自己。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我有实力。我不仅是一个中国建筑人,还是一个国际建筑师。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酷一点 再酷一点》】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