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不是我疯狂,而是环境太白痴

马岩松:不是我疯狂,而是环境太白痴

群鸟网 | 2015-5-04 16:48
  马岩松生于北京。他的成长经历看不出任何好孩子的迹象。留长发,跳霹雳舞,与老师吵架,学习不用功。他憧憬的是想当个画家,但又不喜欢老师教的中规中矩的画图技巧。“为什么只能用一种画法画一个物体呢?用不同的画法来画同一个物体更有意思。”

  这是反叛的开始。让我们简单看下他之后的足迹,几乎一步一个脚印:1999年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随后到耶鲁大学学习建筑,

  毕业后到爱森曼和扎哈·哈迪德的事务所实习和工作。2002年,他在纽约注册了MAD事务所,以“浮游之岛”成名,2004年他在北京开设了办公室。这样的经历,让他深谙中西文化的内中区别。他经常举一个例子,关于中西方餐具的。“我们使筷子,他们使刀叉。这不仅仅是形式的问题,如果你使刀叉,比如叉子是专门叉的,刀是专门拉的,懒的外国人两样都可以拿叉子干了。我们用筷子,我觉得是多功能,代表着一种很混沌的思维,这个可能是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一种,跟西方哲学完全不一样的。”

  带着这种把握能力,回头再审视自己的童年成长环境,他有了新的发现。马岩松最快乐的时光是在四合院里面度过的。他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银杏树,下雨天还有蜗牛,有蚯蚓从土里面钻出来。所以,后来马岩松选择工作室地点的时候,一定要扎根在胡同里。他对北京老建筑的态度是矛盾的。他不喜欢胡同里有官兵站岗,不许交头接耳,皇城没有公共空间,每一个院子似乎就是一个牢房。但他喜欢中国人把房子与树木融合的状态,“西方人喜欢把房子放在中间,剩下是一片草地种出点儿树。但是中国人希望把房子给打碎,最好看不见这个房子,房子跟自然都是混合着的。”

  无论是“梦露大厦”还是“北京2050”这些项目,人们在其中感到了一种“未来感”。但马岩松要说,他的设计在骨子里面最中国,因为有中国“气质”在。马岩松觉得他和张永和那一代的区别在于,他认为创造不在于把祖宗的东西来和现代拼贴,比院子是否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更重要的是——你如何考虑当代中国城市的密度问题、人际关系、权力和新的生活方式。 马岩松不喜欢库哈斯那一代看世界的方式。“CCTV是野兽式的,拿着大棒子跳舞,要打架,这不是东方人的智慧。应该有锐气,勇敢地保持鲜明的不同,但是内敛的,只用意念就让你崩溃。”而这种方式,正在侵入北京的城市面貌。一个城市病了,大夫应该给病人吃他爱吃的药,还是给他最需要的药?有责任感建筑师就应该是“城市大夫”,马岩松说,如果给病人吃爱吃的药,就是变相杀人。

  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拍一部关于北京未来的电影。在那个电影中,天安门广场将成为一个市民公园,绿荫遮地,地下是个巨大博物馆。这个场地不再是权威的象征,而是北京的“绿肺”。

  不是我疯狂,而是环境太白痴

  他是时尚的吗?衣服他非常喜欢Martin Margiela的,他的衣服上永远看不到品牌名称,只有设计者的人名。马岩松又好极端,他会非常刻意地挑选一些大牌设计师的衣服,特别是限量版,但穿的时候又过于随意,会乱穿甚至好几天不换。他不认为名人与时尚画等号。“比如芙蓉姐姐也很知名,但她不是时尚,时尚还应指涉社会需要和理性的文明。” 在他心目中,他最得意的作品,不是浮游之岛,也不是梦露大厦。而是一个叫“墨冰”的行为艺术。

  那年,他的第一个儿子刚刚出生,他为他取名“墨冰”。他从山东、河北运来3卡车搀了墨水的黑冰,放在世纪坛的露天广场上观察并拍摄它的慢慢融化过程,“墨冰”变换各种奇形怪状的姿态、直至消失的过程。其实他想表达的是,一件事物在不受人为外力的影响下,它可以变成各种意想不到的形式,这本身就是一个设计观念。

  他把这种理念延伸到自己的儿子身上。大儿子不到一岁时,马岩松就发现他很喜欢汽车。一个车模玩具,儿子会爱不释手地玩好长时间,一看到汽车,儿子的眼睛里就会闪烁出特别的神采。马岩松就给他买了很多汽车玩具,赛车、跑车、救护车、消防车,并教他识别各种车型。现在,大儿子已经对一些画报上的车型图片也有相当的识别力。 生活中,马岩松最不吝啬的地方是汽车。在国外上大学的时候,他就买了一辆拉风的三菱跑车,之后,他又换过福特、本田、凌志、奥迪等,回国后,他买的第一辆车是欧兰德,随后又买了一辆奥迪,在之后又新增了一员猛将:陆虎。这些车里,他最喜欢的还是陆虎。本质里,马岩松是一个喜欢反叛与挑战的男人,陆虎貌似沉静的外表下,有着同样的风格。在很多极限的状态下,他能感受到陆虎潜质里给他带来的惊喜与快感。

  在媒体形象中,马岩松是一个张扬的人,但接触他的人都会知道,他不是那种放肆而浮夸的张扬。他给你的第一个印象或许是冷静的颠覆。他有时候想,为什么他自己和他的建筑被贴上了“张扬”的标签,后来他有点明白了:不是我疯狂,而是环境太白痴。 “事实上我也没有刻意要求自己去做不一样的东西,我说的做的只不过是有点想象力而已,如果他们看着有些不一样,只说明我还没被禁锢住。如果有一天,每个人做的东西都不一样,大家见怪不怪,我觉得那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不是我疯狂,而是环境太白痴》】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