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四合院里长大的“坏孩子”

马岩松:四合院里长大的“坏孩子”

群鸟网 | 2015-5-04 16:43
  让我们不要再从玛丽莲·梦露开始,马岩松不会再喜欢这个开头。对他来说,那已经是历史,就如同那个已经远去的那个义愤填膺的青年马岩松。

  今天的马岩松蓄起了胡子。他的同学说,耶鲁时代的马岩松带着纯真而略带怀疑的目光,对着“22号院被拆”他会愤怒,但今天的他更强调灵活,冷静,任性。他不甘心再做“牺牲的革命者”或者“纯粹的反叛者”,他要坐在历史的圆桌旁,参与发言,并掌握建设的权力。 “你觉得在你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有人问他。“可能是我的个性。我是一个极其不切实际,又非常切实际的人。”

  偏爱曲线的马岩松

  当广州雄心勃勃地计划建造一座最高大厦的时候,马岩松贡献了一个方案。他将一个软筒对折,设计了一个倒“U”形的相连的两个大厦,每个大厦有400米,加在一起就是800米。这

  是马岩松的风格,即使知道不可能被采用,但他也不会屈服,“开玩笑”的背后依然是反叛与颠覆,还带有几丝调侃。

  年,耶鲁大学建筑系的留学生马岩松一夜成名。他为纽约世贸中心做的重建方案“浮游之岛”获得入围。“建筑为什么不可以是横的呢?”他的设计如同一个来自外星空的飞船,浮游在纽约的上空。连思维超前的美国评委也被震撼了,评委之一弗兰克·盖里说:“我很喜欢这个设计,它像一个从外太空来的生物,但是又和周围有那么密切的关系。”

  对这个从小就痛恨约束的他来说,建筑意味着自由,自然,平等。那个浮游之岛,就是一个蔓延、交融的大生物体,它打破了过去双胎的格子式格局,以一种自然生长的方式招摇于纽约。这种理念扩展到了他的事务所办公空间。事务所的名字叫“MAD”,在MAD里,你看不到门,看不到隔板,一切阻碍交流的物什都被放弃了,一种彻底的自由。“如果给自己建所房子,你怎么设计?”“我觉得最理想的还是在自然界里建。”

  马岩松师承的是库哈斯的传统,他的美国老师是库的学生扎·哈迪德。他最欣赏的,就是所有具备反传统精神,并且坚持10年以上的建筑师。他曾经两年和大师们一起工作,但他说,他还再需要两年把大师忘掉,只有这样才会有机会做自己的东西。这个时刻,他是狂妄的。 从风格上来说,他偏爱用曲线,就像那个让他声名鹊起的玛丽莲梦露大厦。跟浮游之岛一样,它背后隐含的对是过去直线、直角、方块的反动。他反对的是大机器时代与工业革命的隐喻。他反问:“大自然最早哪有这些东西?”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四合院里长大的“坏孩子”》】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