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发掘摩天大楼的另一面

马岩松:发掘摩天大楼的另一面

群鸟网 | 2015-5-04 16:35
    作为首个中标国外标志性建筑的中国建筑师,马岩松上周末以尊尼获加变革人物的身份来到上海,并接受记者采访。以梦露大厦一举成名之后,马岩松当今的项目更注重人、建筑、自然的互动关系,典型例子是贵阳的“山水城市”。

  顾名思义,山水城市即是将自然环境引入城市建筑,达到和谐融通的境界。这不仅是一个建筑的名称,也是马岩松建筑理念的概括。有些评论据此将马岩松理解为一位反对城市化的自然主义者。马岩松说,这是对他的误读。田园牧歌解决不了当下社会的各种问题,作为建筑师,他所要做的是在自然与城市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将摩天大楼从无人性纪念碑转变为与自然和人性契合的居所,使人的心灵有处安放和寄托。

  “落选的建筑可能是好建筑”


  马岩松1975年生于北京,在北京建筑工程毕业之后赴美国耶鲁大学留学,曾在扎哈·哈迪德事务所、埃森曼事务所等任职,2004年回国创立MAD北京事务所。2006年,在加拿大密西沙加市的一次国际建筑竞标中,马岩松领衔的方案“梦露大厦”中标。马岩松成为首个中标国外标志性建筑的中国建筑师,开始享有国际声誉。

  提起这段光荣史,马岩松却很淡然,他说:“在那之前,我们参加了上百次的投标和竞赛,无一获选。但我并不感到失望,有时甚至希望业主不要选我的方案,觉得落选的建筑才是好建筑。”

  马岩松解释说,一段时间里,摩天大楼成为建筑的风向标,评判标准是够不够高、够不够雄伟,是否体现了最新的技术,建筑成为人类对自然的征服。若在这种环境下得到认可,反而令他有种同流合污之感。

  回到梦露大厦,这个性感的名字其实并不是马岩松起的,而是当地建筑评论家叫起来的,这一称呼很快流传开来。见过这幢建筑——哪怕只是模型或图片的人,都得承认这个称呼相当贴切:螺旋上升的建筑构型富于流动感,神似玛丽莲·梦露随风飘扬的裙摆。马岩松还承担了部分室内设计的工作,建筑的每层都有一圈大阳台,不做功能区的划分。这是马岩松对工业时代建筑的背叛,坚持让人成为主体,而不是让建筑限制人应该在哪里吃饭、会客和睡觉。

  “颠覆摩天大楼代表的庸俗含义”

  梦露大厦成功之后,马岩松成为国内炙手可热的一线建筑师,有条件去践行自己的理念与想法。作为一个老北京,马岩松说,自己对城市的感觉首先是从个人的情感而非专业角度出发,直觉地喜欢一些城市,觉得另外一些城市有问题,之后才去做专业的分析。在这期间,马岩松发现自己的一些作品有一种自发的与自然的关系,之后才去进行系统的研究。

  马岩松自觉是一个反叛的建筑师,认为中国从来没有在城市建设上有任何建树,所有关于城市的理念先学前苏联,再学欧美。但就在研究的过程中,马岩松发现钱学森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提出过山水城市的概念,这令马岩松第一次有了继承的感觉。“一个接受西方教育的科学家,回过头看中国的历史,提出从两种文化的不同角度去看,我特别认同钱学森的这个想法。”马岩松说,“他的想法没有实现,因为山水城市的概念在那个实用主义的时代不合时宜。那个时候说要体现人文、要以环境为主,别人就会很不理解,这对整个世界文明都是超前的。但我觉得我有实践的可能。”

  细数马岩松最近的项目,贵州的山水城市、重庆的城市森林、北海的假山……从项目名称就可感受到马岩松设计的着力点。在建筑中“留白”,引入山水花木的自然景观,制造契合用户心境的空间和氛围……这些脱胎于中国传统的手法,马岩松多有应用。以城市森林为例,这幢70层高的大厦形似一棵松树,各层错开,每层花园会为下面一层提供遮阳;电梯会每四层、五层停一次,有的人往上走,有的人往下走,形成一个空中的社交场合。“我们要考虑人的情感和需要,把花园和公共空间引入高层建筑。否则高楼里有再多的花草,人们一下班还是想赶快逃离。”马岩松说。

  因为马岩松对摩天大楼的批评和改造,有人将他理解为反对摩天大楼、反对城市化的自然主义者。但马岩松辩白说,自己最喜欢的外国城市就是纽约,这座新世界上的森林是人类文明的集大成之作;而在当代人口爆炸的现实情况中,田园牧歌解决不了问题,只有高密度的城市才是可行的选择。“我不是颠覆高楼,而是颠覆高楼所代表的庸俗含义。现在的高楼其实是一个纪念碑式的东西,是没有人性的。摩天楼应该是生活其中的人们共享的东西,所以我们才要以人文的精神去建设,引进自然,使我们的心灵有处可以安放。”马岩松如是说。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发掘摩天大楼的另一面》】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