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把自然人性情感放在首位

马岩松:把自然人性情感放在首位

群鸟网 | 2015-5-04 16:24
  马岩松事务所四年前中标的罗马古城公寓重建项目刚刚通过当地政府审批,这是他的北京MAD建筑事务所的第一个欧洲建造项目。

  项目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处理与周围环境不协调的现代主义建筑,将其重新设计成为一座高级住宅。在他们的计划中,并没有拆除建筑、而是另辟蹊径选择把外墙立面打开,保留结构骨架,然后插入新单元,在原有结构的基础上完成建筑功能的转化。“在新的功能单元和原有结构的‘缝隙’之间,便产生了很多阳台、花园。建筑被打开,立面消失了,建筑和街道的界限模糊了。”他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


  “缝隙”似乎是这位出生于1975年的北京建筑师最为在意的东西。在马岩松2014年10月出版的《山水城市》一书中,可以看到他所有理念的发源地,即老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儿。“老北京的美在于建筑之间有‘空儿’。我们应该注重城市中的留白和群体关系,而且应该把留白当做核心去规划,而不是‘剩下的空间’。”

  稍微看看马岩松和他的MAD事务所成立十年以来的项目履历,2012年在加拿大建成的高级住宅“梦露大厦”、预计明年建成的黄山太平湖公寓以及北海的住宅楼“山形建筑”,抛开其他容易展现个性的美术馆建筑不谈,单就是这些人居建筑项目就足以令人过目不忘,同时引发争议。“当你看到城市里的建筑像是一群没有头脑的乌合之众,这时候如果说‘我有思想但不跟你交流、不参与城市’是不合适的;但我要交流的话只能鹤立鸡群,需要一个姿态。”他说,“但当环境并不是这样时,比如罗马或是北京老城项目,周围有传统智慧、有累积的生活,我们马上就会把自己降低,并不是永远都会咋咋呼呼的。”

  从马岩松的身上能看到两种人,一种是负面的:善于营销自己的既得利益者,一种是正面的:懂得入世哲学、同时怀抱远大理想的青年才俊。不知道在未来的实践中,即将四十岁的他会怎样证明自己。

  理想生活的内涵

  群鸟网:胡同的自由毕竟是属于过去,现在的北京城三四千万人口,该如何实现你所说的自由?

  马岩松:形态肯定不一样,但生活、价值观还是可能的。因为现在城市的形态跟西方学习,都是整齐划一的、遵循现代派的原则;可古典讲的是人性,东方园林反映的不是生态概念、而是人文概念,一座桥、一座山、一片水,都有感情的东西在里面,特别关注人的感觉。所以我认为人的感觉其实是不分尺度的,是个观念问题。照理来说什么尺度都可以,城市几千万人必须要有高楼,也可以用这种价值观主导。

  我们现在的价值观都是西方功能至上、资本至上,以这个为出发点规划出来的城市必然是一种模式。所以这个完全得改,应该以“人为什么要生活在一起”为出发点建设。山水城市就是想找到个创造性的办法,面对这种高密度大城市的实际条件,还把自然、人性、情感放在首位。只要把理想生活是什么搞清楚,其他都围绕这个解决,会有很多的办法。

  群鸟网:你提到,人类社会在经历了工业文明之后要迎来自然文明,但作为一个建筑师,如何把这种城市规划的理念贯穿到单体建筑上?

  马岩松:我是把自己当作知识分子来看的,在东方哲学里并没有尺度差别,从城市到建筑、景观、室内、家具、盆景都是一个东西,属于生活的体验。分工是西方的概念,就跟西医似的,中医没有科室都是整体,都是认识论和价值观的区别。一个物件也可以表现中国的美,但太小,建筑也太小,所以我认为有必要谈城市。而实践中我们也已经开始涉及到城市规划。

  不是说体量大就不适合四合院,北京的美是四合院、景山、白塔、钟鼓楼配合起来的,高房子要与矮房子产生对话。我设计的这个高塔反而会定义这个社区,而不是光秃秃的一片四合院,否则就像个村子。从生活角度,想激活社区就必须要有人进来,得有密度--塔里面不是宗教而是人。所以我并不是从历史上保护物质的角度来提出的方案,而是保护人与社区的生态。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把自然人性情感放在首位》】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