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有活力,这个城市就是健康的城市

马岩松:有活力,这个城市就是健康的城市

群鸟网 | 2015-5-04 16:22
  群鸟网:日本建筑师矶崎新说,未来的城市就是一个废墟。你觉得,城市有没有必要为这种废墟留有一定的空间?或者说,这种废墟的存在是不是一种正常的状态?


  马岩松:首先得弄清楚废墟是什么意思。你看798吧,那个破房子,它人气还挺旺的,但是你要挪到别的新楼就没人去了。我觉得,一个城市最主要还是看人的活力,也就是城市的活力。你看有些未来的电影,可能就像矶崎新说的未来的城市就是一个废墟,那些建筑都特破,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不像我们今天说的这种崭新的、整齐的。但是,里面有活力,它有未来人的生活在里面,这是一个特别健康的城市。这种混杂的东西实际上就是你允许一些东西死去,允许一些新的东西出来,抹平了。

  “中国最缺少城市规划师”

  群鸟网:废墟其实与城市规划有一定的关系。有个说法,中国有建筑师、建筑设计院,但没有真正的城市规划师。你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马岩松:中国城市规划师是有的,只不过他们不好好干活。现在各个地方盖新城的活儿太多了,他们就给人画图挣钱去了。我觉得他们的工作还是(要注重)研究,研究每个城市的不一样,每个地域的不一样,每个社会形态也不一样。现在这种研究慢慢变成一个行政的东西,领导说:这块地要干嘛,你们要怎么弄。规划师就没声音了。

  在国外,哪怕一个广场——车怎么走,人怎么走,都不能互相矛盾。他们的每一个建筑都有专门的研究人员,他们有电脑模拟的人流,分不同时间、不同情况进行研究试验,就更别说是一个城市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中国最缺少的是做这方面研究的人。

  群鸟网:现在国内,你们做一个设计作品,会跟城市规划方面的人打交道吗?

  马岩松:如果是一个重要项目,法律规定要经过规划部门的批准。但(规划部门)往往形同虚设,他们基本上都是服从于行政的,就是领导先批方案,他们也就是签字盖章之类的。

  北京在陈希同时代提出要夺回古都风貌,于是所有的建筑上面都加上什么小亭子破屋顶之类的。等他倒了以后,建筑师指责说这是行政(干预)。实际上陈希同不是设计师,他不知道怎么夺回古都风貌,都是设计师去画这些东西。所以有时候,领导说,“我想要什么样的东西”,它并不代表着“行行行,我给你来这样”,有时候还是这些设计师不够专业。

  比如陈希同说,这块地要盖成一个主题乐园,你做城市规划的,就应该(质疑)说这儿“是不是太大了”或者“位置不行”等等,我觉得应该有这样质疑的人(存在)。

  烂尾楼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太急于开发了

  群鸟网:国外会不会也出现中国类似的问题,房子建着建着没钱了最后成了烂尾?

  马岩松:烂尾楼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太急于开发了,什么人都可以拿地,什么人都可以参与拍卖,然后经济形势变化了,没实力的就干不下去了。

  以前有个老笑话说:现在只有中国在建设,其他国家都很慢或者说基本不建设了。那有什么错啊?一个城市有一个很长时间的形成过程,你非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哗”建一大堆建筑,我觉得这是一个思想上的问题。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城市,不同时代的建筑都有,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有活力的城市。

  群鸟网:你心目中理想的城市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它空间里的建筑是种什么样的状态?

  马岩松:城市是社会的一个缩影,未来的社会就应该是一个开放的、自由的、多元的。多元就是说不同的价值观在一起:不同的文明、不同背景的人、不同的信念,这些东西都混合在一起,大家都能交流。我觉得这是人类社会最大的挑战。

  城市应该包含多元的东西。不可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长官说,“我喜欢这样的,全加一个屋顶,或者全有一个广场”,没有市民的意见在里面。城市要尊重很多人的利益,城市实际上就是一个大的矛盾体,这个矛盾体包括:新的,你觉得好的,我觉的不好的;你觉得是废墟,我觉得不是废墟的。我觉得社会要有这个包容度,城市就会有活力,有活力了,这些建筑新点儿旧点儿都不是太大的问题了。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有活力,这个城市就是健康的城市》】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