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要允许一些东西死去

马岩松:要允许一些东西死去

群鸟网 | 2015-5-04 16:06
  一个长官说,“我喜欢这样的,全加一个屋顶,或者全有一个广场”,没有市民的意见在里面。城市要尊重很多人的利益,城市实际上就是一个大的矛盾体,这个矛盾体包括:新的,你觉得好的,我觉的不好的;你觉得是废墟,我觉得不是废墟的。我觉得社会要有这个包容度,城市就会有活力,有活力了,这些建筑新点儿旧点儿都不是太大的问题了。


  建筑师马岩松从小在北京胡同长大,现在他的MAD 建筑事务所也隐藏在东二环内的一条胡同里。尽管他现在最有名的设计作品,比如重建的美国纽约世贸中心遗址 ——“浮游之岛”,比如加拿大的玛丽莲·梦露大厦,都是为国外设计,但提到国内城市的废墟,他一点都不陌生。

  比如,他看到过很多地方为了建新房子,被拆的很多老房子成了废墟。更让他感触的则是崭新的废墟,比如北京亚运村。“不知你去过没有?现在杂草丛生,还有很多空着的地。那个地方没有人气,是一个封死的城。空的。” 马岩松说。

  北京的CBD一步步在生长,在规划中,CBD将来还有更多的高层建筑。看到这一切,他禁不住质疑: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高楼吗?现在还有很多写字楼空着,也就是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需求——难道未来的人都要去坐办公室吗?我觉得这个很危险,实际上把城市当做了一个大模型。

  他说,这一切都与中国极不成熟的城市规划有关。

  有再生可能的废墟

  南都周刊:说到废墟,首先想到的就是你为纽约世界贸易中心遗址设计的“浮游之岛”,那是你的成名作。你做这个设计时,其实面对的也是一片废墟。废墟是那个设计的起点吗?

  马岩松:有人说,“浮游之岛”像一朵蘑菇云,好像它又被炸了一回似的,哈哈。确实,它有在一个空虚的地方冒出来的感觉。其实看任何一个新的建筑,都像从空地里冒出来。我当时想着的是纽约世贸大厦倒了,实际上是纽约最强的一个信心倒了,它代表着资本的强大,现代主义革命里头那种建筑的力量,还有工业化生产等等文明的东西,一瞬间,没了。所有人都开始怀疑,所有人的心里都空白了一大块,这时候你要用新的东西把废墟填满。所以我当时就想,那必须有一个更代表着未来的一个东西,它实际上不是一个建筑,而是一种对人性的补充。

  群鸟网:实际上,它本身也应该是有再生可能的废墟。

  马岩松:对。因为纽约有上百年的历史,那些楼都是不同时期建造的,好像是一个大家庭,有年轻的、有老的、有中年的,有的人死了,这才是(正常的)社会。不像咱们,一弄一个新城市,所有的楼都差不多。

    群鸟网:我前段时间去玉泉路,那儿有一个一直没完工的“世界风情园”,600多亩,一直荒在那。很多人都把那儿当做一个城市探险的地方。

  马岩松:我觉得那地儿可以玩那种打枪的(游戏)。

        群鸟网:真人CS?

  马岩松:对。有这么一个地儿可以,但如果一个城市越来越多的这种地儿,这个城市都变成CS了……所以我觉得如果单谈城市,还是要谈一个最基本的——以什么为标准的城市,就是说“希望这个城市任何一个地方都充满活力”。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要允许一些东西死去》】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