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 感觉即真实

马岩松 感觉即真实

群鸟网 | 2015-5-04 14:19
  有这样一些人,翻开中国设计的历史,注定会有他们留下的墨迹……

  马岩松, MAD创立人。

  1975年出生于北京,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获建筑学硕士以及Samuel J. Fogelson优秀设计毕业生奖。曾经在伦敦的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和纽约埃森曼建筑事务所工作。2004年回到中国并成立了北京MAD建筑事务所,同时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其作品“红螺会所”和“胡同泡泡32号”被英国伦敦设计博物馆分别提名为2009年度以及2010年度设计奖。 2008年,马岩松被ICON杂志评选为全世界20位最具影响力的青年设计师之一。


  “建筑师是做物件的,但我一直反对建筑成为物件。我觉得建筑只是这个城市和空间之间的一个物质,城市已经把地分成一块一块的,每个人得到一块地,在上面做成一个物件。也不知道将来这个东西怎么用,也不关心人对这个空间的感受。其实中国传统也有这样的,像园林,他可以是一个盆景,也可以是一个园林,可以是大的山水,它不在乎大小,但是这里面它是一个整体,亭台楼阁,水、树、石头、阳光,完全分不开,没有一个东西可以单独拿出来,包括里面的人怎么去游览。我觉得这样的概念怎么可能在今天的所有都是理性化、消费化的城市里再出现?今天的中国设计已经不能局限于此了。”

  
  第一个设计项目——鱼缸

  马岩松的工作室名字叫MAD,说到他的第一个项目,很有趣,居然是一个鱼缸。

  “那个时候,我们工作室没有建筑项目,所以每天就在大街上瞎逛,到了卖鱼的摊位上,看到那些鱼在塑料的容器里生活,我们就给办公室买了几条。鱼贩送给了我们一个免费的鱼缸,是玻璃的。我发现这些鱼在里面非常的迷茫,有时候还撞在玻璃壁的角上,我知道这个鱼缸肯定不是给这些鱼设计的。可能现代建筑也是一样的,它们在城市里也不是为人设计的。后来我们就开始观察这个鱼在里面怎么活动,也记录下它们活动的轨迹。我们就设计了一个新的鱼缸。”

  作为工作室的第一个设计项目,新鱼缸有很多复杂的空间,外表面变成管子,外表面变成内表面,变得很复杂。把水放进去,就变成了一个鱼的世界。正巧当时马岩松率领MAD第一次参加一个建筑展,当时没有什么建筑好展,就展了这个鱼缸——这个由他们为金鱼设计的房子。展出的时候,马岩松在鱼缸底下放了两个小人,让鱼缸好像变成了一个建筑模型一样。“我觉得这很有意思,鱼看起来比人还大。人在看鱼,鱼也在看人,鱼在这个鱼缸里不是被人玩耍的物体,好像是一个主人一样。”

  在马岩松的眼里,鱼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就好像一个一般的人在城市中的地位差不多,他并没有能力去选择他想生活的环境,总是由更强大的权力或者资本来决定他的生活。对于能够给为金鱼设计一个它喜欢的空间,作为设计师的马岩松感到很高兴,“尽管它们不说话,不知道它们是不是真喜欢,但我们还是做了。”也许,这就是当代中国设计者与被设计者之间的辩证关系吧。


  从国际走向国内——设计回归

  MAD工作室真正做投标项目是从“800M”开始的。当时广州市政府要做一个400米的世界第一高楼(当然现在已经有800多米的了)。当时政府规划要求只能建400米,但是所有的建筑师都想设计更高的来讨政府的欢心。因为谁设计得更好一点,谁就有可能赢,因为政府就想要第一高,所以马岩松设计了一个800米的。但其实还是400米,400米上去又400米下来了,800米还是从地面到地面。这是一个玩笑——“因为当时也确实没有想着能够中标,不如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而他所说的这个观点,就是“任何城市想把它的自信建立在简单的建筑高度上是很愚蠢的”。

  意料之中的,这一次,MAD没有中标。

  直到参加了2006年的加拿大建筑竞赛,马岩松的设计队伍设计的被媒体称为“梦露大厦”的The Absolute Towers,成功中标并让马岩松和他的MAD一举成名。

  “我们当时觉得北美的高层全是方块,全是钢筋混凝土的城市,是因为高层建筑本身就是权力和资本的象征物,你要怎么达到最高的经济效益,怎么能最低成本的建造,怎么能代表你的力量、高度,这些都是高层建筑的一个竞赛。但是我们觉得,也许可以设计一个楼,它是一个自然的曲线,它有很多阳台,它可以让人感觉到风、太阳等等自然的东西,让人有自然的印象,所以我们就设计了这样一个‘扭转的’摩天楼。”

  The Absolute Towers位于密西沙加市最重要的Huron tario街和Burmhamthope路交汇处,它的重要性和标志性使这片区域成为这个低密度近郊城市的中心。在设计中,连续的水平阳台环绕整栋建筑,传统高层建筑中用来强调高度的垂直线条被取消了,整个建筑在不同高度进行着不同角度的逆转,来对应不同高度的景观文脉。

  MAD设计团队希望The Absolute Towers可以唤醒大城市里的人对自然的憧憬,感受到阳光和风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真正的中国设计——胡同泡泡

  要说马岩松笔下真正的“中国设计”,非“北京2050”莫属了。

  “这是北京的老城,我们在美术馆的对面设计了一个小房子,也是一座‘山’。它的旁边就是小的四合院,我们想这么一个大房子,我们应该把它和老城的尺度融合在一起,所以把它切了一个斜坡,然后又随便把它组成了一个大房子。这个房子是一个没有形状、没有边界的由平台组成的建筑,人可以在上面活动。我们想在飘忽的平台下使用一种反射的材料,可以把老城反射到室内的空间。”

  在“北京2050”中,马岩松描绘了三个关于北京城市未来的梦想——一个被绿色森林覆盖的天安门广场;在北京CBD上空漂浮的空中之城;最后一个是给老北京的胡同做一个改造——如同水滴一样散落在北京老城区的胡同泡泡,在3年之后,出现在位于北京老城区的北兵马司胡同32号的小院里。

  马岩松和他的团队用他们的设计表达着一种担忧——经济发展所推动的大规模城市开发,正在逐步逼近北京传统的城市肌理。陈旧的建筑,混乱的搭建,邻里关系的变迁,必要卫生设施的缺乏,导致这种原本美好安详的生活空间变成了很大的城市问题——四合院正在逐渐成为老百姓的“地狱”,有钱人的私密天堂,游客们的主题公园。

  面对这种源自城市细胞的衰退与滥用,需要从生活的层面去改变现实。并不一定要采取大尺度的重建,而是可以插入一些小尺度的元素,像磁铁一样去更新生活条件、激活邻里关系;与其他的老房子相得益彰,给各自以生命。同时,这些元素应该具有繁殖的可能,在适应多种生活需求的基础上,通过改变局部的情况而达到整体社区的复苏。由此,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可以继续快乐地生活在这里,这些元素也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成为新陈代谢的城市细胞。所有的这些集聚在一起,就形成了马岩松和MAD心中的“中国设计”。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 感觉即真实》】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