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马岩松:民族主义就是一种不自信

马岩松:民族主义就是一种不自信

群鸟网 | 2015-5-04 14:10
  问:这两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我们对西方的全球化的东西比较认同,有英国的建筑批评家就说好像出现了一种“新殖民主义”,我们的心态也很纠结。一方面感谢他们带来了一些新东西,另一方面又是对我们本土文化的一种入侵。

  中国年轻的建筑师是从西方学来一整套的东西,当然可能不见得是一整套的。你的建筑是呈现出的外貌,一下子看上去跟国外的建筑师作品好像也区别不大,相对来说,我们好像不是很自信。

  马岩松:这是一个问题,确实是存在不自信,不自信也是有理由的。不知道自己是谁,怎么自信?你先得自己知道自己是谁,才能自己相信自己是谁,这个找到自己是谁的过程也需要点时间。


  因为之前就说一直是以经济发展为主,那谁家有钱、哪个国家发达,你自然会觉得他是榜样,对他的所有的文化,包括建筑都成了榜样。今天中国使劲地在谈自己的经济的发达程度,其实从侧面说明了一个现实情况。

  发展确实没有什么好谈的,现在很多人也意识到这一点。开始去找历史,去找自己的信念,就是想找到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这个也没什么好那个的。

  我刚才就是说,我说这代人是什么?你做的事,要真实地把你自己心里的能量爆发出来,对自己负责。你不应该去纠结,也不应该去想让你纠结的事儿。比如说,我就会反对,像张艺谋拍的古装片电影、像建筑里面做地方材料的,这些东西是想展示出自己对历史的了解,然后让西方人去接受。这个其实很偏离于现实的生活,我觉得像变成了一个游戏。今天中国面对的所有挑战,以及对未来的创造力,都是从现实中来的。

  四年前,威尼斯双年展的建筑展期间,也是我们第一次去做《北京2050》的时候,中国馆做了一个非常传统材料的建筑。但搞笑的是,丹麦国家馆做的居然全是中国的城市研究,最后还得了威尼斯最高的金狮奖。你要是想作为一个自信的国家,你必须面自己面对这些,我觉得应该使劲地找找过去而不能逃避。

  问:你的建筑理念强调“场所感”,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四合院的“泡泡”,再看库哈斯的CCTV建筑,就会想到“中国的尺度”这个问题,这是一种“大”的意识。福斯特谈过,库哈斯也谈过。实话说,库哈斯那篇文章我不太明白到底在说什么,你做建筑的这些年,怎么考虑中国的尺度和场所的优势?

  马岩松:中国呈现一个粗放型的城市发展状态,这个特点就是它很粗糙地去划分地块、粗糙地去建造房子。你在这儿划出一块空地去建造。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能做“大”,有人喜欢这个成就感。

  人就是自我崇拜,要把人类文明的最高体现都集中在一个物质。中国的城市也是照着芝加哥、曼哈顿的照片,去规划那些新城,觉得大、高,就代表着力量、权利、资本。

  城市我肯定是能反映人类最高文明的,但如果这个文明是基于权利、资本和地位的,我觉得这是一个过去时了。未来的文明应该是人跟自然的和谐、人跟人之间的和谐。这个有可能在高密度的城市里体现不了。但这个问题目前也还解决不了。

  问:赖特觉得这是小的,大的就没有意义了,你自己是倾向于?

  马岩松:在高密度城市的发展里面,大的东西是不可能避免的。赖特的东西像四合院的这种建筑,能够找到人与自然的关系,但这种不是未来城市的方向。

  现在的城市就是要集中、要高密度发展,但是并不代表着“匠气”,楼都是要建几百米的纪念碑,它可以是一个立体的城市,可以空中有花园,人跟人可以有尺度和空间,不是直接那么简单的建高楼。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马岩松:民族主义就是一种不自信》】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