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靳埭强:与东西方的设计界巨头的碰面

靳埭强:与东西方的设计界巨头的碰面

群鸟网 | 2015-4-30 17:40
   1997年香港回归,靳埭强设计的一款海报,主体图案是把香港地图折成一条纸船,喻意回归童真与母亲的怀抱。儿童的元素经常出现在他的平面设计当中,孩子游戏中的“沙包”、玻璃球、涂鸦等等,都成了他常用的设计符号。

  回想起来,靳埭强记忆里最困难的工作,或许是9年前替重庆设计城市标志。这个标志诞生的过程是“痛苦”的,“因为重庆的文化积淀非常深厚,任何一个具象的东西,如朝天门、解放碑、大礼堂等,都很难代表重庆。难就难在要得到当地市民的普遍认可。”为了充分了解这座城市,他从五所大学找来设计专业学生座谈,了解重庆文化,收集大量资料。经过无数次修改,最终定稿的城标图案是两个人形的“庆”字。“庆”字的形象如手舞足蹈的人,喻意重庆人乐观向上的性格,也有“巴”文化“宽厚乐天”的意蕴;两个“庆”字叠加,有“重”的意义,也体现了重庆作为超大城市接纳众多外来人口,兼容并蓄的特点。

  这些优秀的设计作品,让靳埭强有了“香港平面设计教父”的头衔。除了恩师吕寿琨,东西方设计界大师们也是他学习的对象。

  在网络还不发达的年代,书信维系着靳埭强与美国顶尖设计师保罗·兰德的情分。保罗·兰德(Paul Rand,1914-1996),是ABC、IBM、UPS 等美国著名公司商标设计者、曾任耶鲁大学平面设计教授。上世纪80年代初,靳埭强寄出一封信给保罗·兰德,并附上自己新出版的第一本水墨作品集《靳埭强画集》。很快地,靳埭强收到回信,二人开始了长达10余年的书信情缘。

  “Paul Rand 给我的第一封信,除了表示欣赏我的才华外,还表示希望看我的商业作品。第二封信是透露出对我们中华文化的爱慕之情,鼓励我要珍惜我国文化。”靳很快地给保罗·兰德寄了海报作品《墨我浓情海报专辑》,并希望他能写篇评论文章。遗憾的是,保罗·兰德年事已高无法写了,他给靳埭强第3 封回信也是最后一封信,“我看到你现在的作品好多了。”虽然没有长篇大论,偶像一句简短的话也让靳埭强开心了许久。二人曾有一次简短的会面。1989年,靳埭强应邀参与东京的泛太平洋设计会议,担任演讲嘉宾,恰好东西方设计界巨头—美国的保罗·兰德与日本的龟仓雄策,亦在会议上展开大师级对谈。席间,靳埭强与偶像近距离地会面了,“我们还交换了名片,我给他的那款名片我仍在用。”

  靳埭强的作品曾被日本的设计丛书Creation(《创作》)杂志收录,且是唯一一位作品被推荐收录的中国籍设计师。背后的伯乐正是被誉为日本现代平面设计之父的龟仓雄策。他曾经采访过龟仓雄策,龟仓的故事也被收录在靳叔的《日本设计师对谈录》书中。有次在东京,靳埭强拜访龟仓,却遇上一个多小时的“大塞车”。靳迟到了,龟仓有理由拒绝他的来访,但靳埭强说了一番话让龟仓回心转意。“我说,很高兴能拜访您,我十几年前初学设计时已经很崇拜您,很希望拜访您,您的作品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方才的塞车,我觉得比10 年还长。”听了这番深情表白后,龟仓开怀大笑。

  靳拜访龟仓时,已于晚年的龟仓正在编辑日本设计大师的设计丛书《Creation》,一辑合共20本,该杂志每一期介绍几位世界级的设计大师及其丰富的作品。龟仓看完靳的作品后,邀请靳提供100件作品供其挑选,并收录选中的作品在杂志中。靳埭强回忆说,他当时对我说,你别告诉别的日本设计师,香港的只收录你一人的作品,“龟仓是位给予我很大支持的前辈,没有架子,就像一位老人家、长辈。”令人惋惜的是,龟仓雄策编辑完20本《Creation》后,与保罗·兰德在1996年溘然长逝。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靳埭强:与东西方的设计界巨头的碰面》】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