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王澍:城市化的逆行者

王澍:城市化的逆行者

群鸟网 | 2015-4-30 15:49
  所有庞大的东西,注定都要崩溃

  群鸟网:上世纪90年代,您有6年隐居起来了,当时您就批判中国“新建筑大量爆发的非常态的状态”,今天您如何评价现状

  王澍:愈演愈烈,到了疯狂的地步了。几乎是不顾一切,你可以看到任何地区都是失控的状态,地方政府疯狂建设的欲望如此强烈,简直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

  中国这个国家从前是以自然引领来立国的,而在这方面现在我们是最弱的,整体是一个欠思考的状态,盲目地以经济发展为指标,简单地把西方的东西等同于发达、先进、更好的生活。对中国这样一度发展到非常复杂和高水平的文化来说,目前的状况是很悲哀的。这可能跟过去几十年的变革有关,传统文化一直是被批判的对象;另一方面,表面上谈中国传统文化调门喊得很高,但具体做法全在模仿西方,这揭示了大家实际上对自己的文化既不了解也没有信心的状态,出现了整个价值观和社会发展方向上的完全迷失的状态。

  群鸟网:作为建筑系的老师,您怎么看目前中国的建筑教育

  王澍:我觉得目前建筑教育的基本问题,是把自己等同于一个技术服务业,这跟脚底按摩的行业差不多,对一些基本的社会问题、伦理问题、哲学问题不做探讨,对自己的专业状态不做根本批判,只是教一些现在社会上立马可用的流行的职业性技能。不是说完全不可以,因为学校有分别,有的是职业技术学校,当然它要做这个事情,但是我们大学都在做这个事情。大学不是职业学校,要有独立的判断、自由的学术,它的价值观是负有责任的,而我们的大学基本放弃了自己在这方面的责任,处在一种失语的状态。

  群鸟网:您说过,“我们的学生最后是要培养成哲匠”,教学实践中您如何启发学生

  王澍:我们做本科教学,还是要从基础一步步培养。我们的学生第一年要学木工,传统木工加现代木工两相结合。他们必须学习砌砖、砌石、夯土等一些最基本的技能。我们是全中国惟一一家让学生学一年书法的,这都是一些很基础的事情。一般的建筑系学生只学半年基础,我们的学生要学三年的基础,还有比较多的国学、中国传统艺术哲学、山水画论这样的课程。很重要的是,我们讲究现场性的教学,大量的乡土教育,从本科就开始到乡村去,走到传统的城市里去。

  群鸟网:您有一个观点,建设好乡村就是对中国城市建设的最大贡献,包括向乡村学习的态度,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王澍:中国传统一直有句话,“礼失求诸野”。我们接下来可能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对城市化的过分强调,导致对乡村的价值判断出了问题,但实际上中国文化的基础是在乡村,不在城市,这是中国伟大的传统,以乡村为基础。我经常开玩笑说,你看一下我们明清以来乡村建设的质量,就可以下一个判断:我们至少已经全面城市化六百年了!我们的乡村根本不是无序的简单的农舍,我们的乡村都是结构井然的,它其实都是小城市来的,我们早就城市化了,只不过不是以今天这种现代性的异化扭曲的方式的城市化,它是一个跟自然更和谐的城市化的状态。这些,是中国未来的老师。如果我们想知道自己的未来的话,应该回头看一下我们乡村的状态,尤其是我们传统乡村的状态,那是中国的未来。

  群鸟网:您曾说,“中国人在说传统的时候,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时间概念”,建筑实践中,您如何实现“对传统进取地保护”

  王澍:我这两年经常在西方做一个演讲,主题叫“重返自然之道”。中国人有一个基本意识,首先,自然肯定比人优越,是人的老师,人做事要向自然学习,中国人直接把它和道德联系在一起,更高的道德存在于自然之中而不在人这里。

  西方建筑的基本观念里头,建筑和自然是对立的。中国一向是另外一种观念,相对来说建筑次要一些,人做的事情次要一些,这在我们的山水画中就可以看出来,主题是自然的山水,建筑在里面永远是一小块而已。建筑代表的是人类活动的区域,这个区域在自然中永远是次一级的,它和山石树木不过是一个同等的地位,不会作为主体出现。人要达到这样一种状态,我们一般叫天人合一,现在这四个字到了滥用的地步,实际上这四个字的基本意思是说,面对自然,保持自然是最重要的。这个前提下,人对自己要有强力的约束,人要抑制自己的欲望,做任何事情第一位首先是自然,之后才是人做的事情,它有一个次序在里面。

  群鸟网:您眼中未来建筑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

  王澍:这个问题特别难探讨,我们整个处在一个非常疯狂的、视觉化的、明星化的、被媒体宣传性舆论所主导的社会状态,使得一些平和朴素的东西,只是作为一种小趣味摆在次要位置。我经常说,到了互联网时代,其实大城市已经是不需要的东西了,我就呆在村子里,用互联网和全世界方便地联系,大城市现在的状态是工业文明的遗产,是跟意识形态一样的权力的表达。当走进一个更加平民化的状态时,当我们想让整个社会像大自然一样包含足够多样性的序列时,就不需要大城市了。双年展上,一个记者请我对2050年做一个展望,我的回答是:我已经看到全部高层建筑塌掉,我认为有一个趋势--所有庞大的东西,不管它是以怎样的名义建立起来,都注定要瓦解和崩溃的,因为普通人的意识正在逐渐觉醒。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王澍:城市化的逆行者》】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