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王澍:远上寒山的登临者

王澍:远上寒山的登临者

群鸟网 | 2015-4-30 15:42
  2000年夏天,上海南京东路靠近外滩的顶层画廊,聚集了一拨庆祝博士论文答辩完成的同济大学学生。他们在青铜色的光影里尽兴碰杯,从靠窗的座位上抬眼所及,是黄浦江畔打破传统大上海天际线的东方明珠电视塔、金茂大厦,以及满天霓虹闪烁的广告牌。

  王澍,一位敦实的圆脸青年,也是这个城市著名时尚地标的空间设计师,告诉大家他的去向:回杭州,去中国美术学院当老师。按惯例只引进海归学者任教的同济大学建筑系曾破格邀请他留校任教,他拒绝了。

  年后,被哈佛大学研究生院聘为“丹下健三”荣誉讲席教授的王澍,在一场讲座中回顾自己当年的心路:“对于我,上海不是中国,而杭州还可以代表中国。我回杭州,就是回中国。”让他失落和痛心的是,作为美丽城市样本的杭州,如今建筑密度已向香港看齐;更大的背景是——“中国想要成为美国”,国土上近80%的传统建筑已经消失。他不知道那些白云石径的群山哪里去了,中国哪里去了。王澍面对哈佛学子们表态:要做出自己作为一个建筑师的回应,不是用外来的概念,而是用植根于本土的东西,找回那个曾经覆盖了整个国家的景观建筑体系。

  就在这场讲座后不久,2012年2月28日,49岁的王澍凭借中国美院象山校区、宁波博物馆、苏州大学文正学院图书馆等作品,获得了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建筑奖,成为继1983年的贝聿铭之后第二位华裔得主。这也是该奖项33年来第一次颁发给一个中国公民。

  发起该奖项的凯悦基金会主席汤姆士·普利兹克称:“评委会决定将奖项授予一名中国建筑师,标志着中国在发展建筑理想方面将发挥的作用得到了世界的认可。未来几十年里,中国城市化的成功不仅对于中国,对于全世界都很重要??”评委会主席帕伦博勋爵援引评委会的评论说,在中国近年的城市化进程引发关于“建筑应该根植于传统还是应该展望未来”的争论背景下,王澍的作品与任何伟大的建筑一样,超越了这场争论,是一种深深植根于自身环境而又具有普遍性的、永不过时的建筑。

  在寻找自己心中“中国”的路上,王澍赢得了世界的敬意。如果说,以杭州为代表的乡土中国里蕴涵了保罗·里柯所说的两种可能——“我们处在一条隧道中,一头是古老文明教条主义的黄昏,另一头是参与普世文明对话的拂晓”,王澍大概走通了这条隧道,只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几乎踽踽独行。

  年少时的王澍,曾是东南大学校园里有名的“愤青”。毕业十年后的校庆典礼上,系里一位青年教师碰见他,还忍不住提起旧话:“每次你从走廊走过来,我们都感觉你不是一个人走过来,而是一把刀走过来,那把刀是带着寒风的,大家会不自觉地避开。”上到大二,他便公开向老师们宣布没有人可以教他了;大三的时候,他翻烂了康德的《未来形而上学导论》,能背出《世说新语》;24岁那年,他写出长文《当代中国建筑学的危机》,从梁思成一路批到自己的导师;他给自己的硕士论文取了个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同样的名字——《死屋手记》,更在答辩会上宣称“中国就一个半建筑师,我算一个,我的导师齐康算半个”。论文答辩全票通过,王澍却最终没能拿到学位证书。

  上世纪90年代是整个中国大兴土木的黄金时代,王澍与同为设计师的妻子陆文宇则在杭州过起了隐居生活:在美院教教书,玩玩摄影,拍拍DV,在50平方米的家里建园林,到城市的小弄堂里闲来荡去??清贫的日子里,登山是经常的娱乐。两个人常在山顶上居高临下,指着山脚下某片让他们满意的地界说,以后要在那里盖自己的房子。

  “他骨子里一直都有一种孤傲。”王澍的同窗好友、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童明说,“他在乎自己真正在做的事,而不是那些名义。”在他的一些同行纷纷沿着“名校出身-出国镀金-回国实践-作品展示-媒体宣传”的途径获取成功时,王澍走的是一条与体制和市场都保持距离的路。朋友们记得,大热天一起打着赤膊、摇着八角蒲扇在狭小的房间里画建筑草图,别人跑出来喘口气,他仍在埋头作画。

  开辟美术院校的建筑教育

  “春暖花开柳絮飞舞的日子,王老师带我们全班同学一起上苏州。晚上,他让我们在旅馆里临字帖;白天,我们常围坐在沧浪亭的石栏杆或草地上,听王老师和他的朋友们闲聊建筑??”王澍在中国美院的第一届建筑班学生、现在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景观专业任教的刘彦鹏回忆当年“游园课”的场景,让人不由想起古人王羲之与友人雅集于兰亭的“曲水流觞”。

  这个打破传统教室概念的场景,也是王澍希望在中国美院象山校园里实现的。“现在校园还在成长中,还没有完全展开,再过两三年,植被和人的生活更融入环境以后,学校会更像个家??”刘彦鹏认为,象山校园的设计,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参与了一个校园社会、一种新型人际关系的构建。这种渗透人文情怀的设计,也恰是王澍在中国的美术院校体系内率先建立起不同于纯理工科院校建筑艺术专业的初衷。

  年,在中国美院院长许江的支持下,建筑专业从环境艺术系分离出来单独成系,王澍被任命为系主任。他在课程设置中特别强调木工、编织等传统手工艺,也常带学生走出校园,参加上海双年展等交流活动,以拓展视野。

  在中国美院滨江校区的体育场旁,有一块特别预留给建筑系学生开展实践项目的土地。王澍在第一次专业课上,就让学生为自己造一座体积为3立方米的房子。开课三天,课堂已如废品站,不断有学生带轮胎、废蓄电池壳、竹筷子、PVC管、纱锭纸芯、金属罐头盒进来,但只有使用可乐瓶的那组学生在造1∶1的墙身大样时通过了验收。为了收集可乐瓶,学生们甚至跑到萧山,那里聚集了杭州市最大的几个垃圾收购站。人们也可以猜测,王澍正是让学生们在收集巨量旧砖残瓦作为建材的过程中,意识到中国传统建筑几近崩盘的现实。

  王澍多年来已获得过一些有国际影响力的重要奖项,如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特别荣誉奖、德国谢林建筑实践大奖、法国建筑学院金奖等,但在国内都没有太大反响。拿到普利兹克建筑奖,赢得公众传媒的关注,或许是沾了国人“诺贝尔情结”的光。而对有志于参与中国社会现实的建筑师来说,王澍坚守的胜利会是一个希望、一种鼓励。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也是普利兹克历史上第一位以“将发挥的作用”而获奖的人。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王澍:远上寒山的登临者》】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