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王澍:做中国的设计

王澍:做中国的设计

群鸟网 | 2015-4-30 15:32
  在很多中国设计师热衷于做美式的设计、法式设计、英式设计的今天,王澍坚持做中国的设计,他一直用中国式的思维去解决当下中国人的居住问题,比如如何用当地的材料,当地的建造方式建造可以融入当地人文环境的建筑。

  他设计的中国美院象山新校舍则打破了室内与室外的绝对分隔,看得见风景的走廊、房间,使进与入随着门的开合模糊了边界,室内与室外的交流是中国人将房子置于山林的居住理念的生动体现。

  他在哈佛大学任“丹下健三客座教授”期间开的课是“山水屋木”,这种极富中国意境的建筑形象对于西方建筑专业的学生是一个全新的视野,而王澍能站在讲台上引导西方文化背景的学生,是因为他已经于此间参悟了三十余年,甚至更久。当年杨昌济先生对渴望学习西方文明以图兴国的莘莘学子说:先输入他国之文明以自益,后输出本国文明以益天下。我们的当代设计看西方看了百余年,而我们可以和世界分享的是什么呢?

  王澍用他的设计实践给出了一个回答,他理解中的中国当代建筑设计不是出自抽象的现代建筑概念,而是用具体的作为去显现一条重返自然的道路。就像他的《营造琐记》一文中所描述的:

  2006 年夏,业余建筑工作室的5 个同事,与我们多年共事的3 个工匠和我一行9 人去威尼斯建造“瓦园”。决定做什么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做。800 平米的真实结构,还要上人,经费拮据,只能在现场工作15 天。我就跟大家说,要按《营造法式》的道理去做。去之前,我们先在杭州象山校园做了六分之一试建,摸清技术细节和难点,但在威尼斯处女花园的现场,仍然面对着旁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瓦园”最终只用13 天建成,我们因此赢得在场的各国建筑师的敬意。

  记得双年展技术总负责雷纳托来检查,他在“瓦园”的竹桥上走了几个来回,诚挚地告诉我:真是好活。但有意思的是,他的眼中没有看到什么“中国传统”,而是感谢我们为威尼斯量身定做了一件作品,他觉得那大片瓦面如同一面镜子,如同威尼斯的海水,映照着建筑、天空和树木。他肯定不知道我决定做“瓦园”时曾想到五代董源的“水意”。“瓦园”最后如我所料,如同匍匐在那里的活的躯体,这才是“营造”的本意。

  很多小工作室的设计师和年轻的学子们对王澍能够获得普利兹克奖非常兴奋,觉得不是来自于国家设计院,不是来自于大设计事务所,也可以赢得这样的荣誉,看来加入大公司、大设计事务所不需要成为自己的职业理想,对此王澍的态度是:小工作室与大公司、大设计事务所的区别,并不是最重要的, 他们各自都面对着不同的困难。重要的是如何能长期保持一种实验性的工作态度和方式。

  在揭晓评委的决定时,普利兹克先生表示:“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步,评委会决定将奖项授予一名中国建筑师,这标志着中国在建筑理想发展方面将要发挥的作用得到了世界的认可。此外,未来几十年中国城市化建设的成功对中国乃至世界,都将非常重要。中国的城市化发展,如同世界各国的城市化一样,要能与当地的需求和文化相融合。中国在城市规划和设计方面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一方面要与中国悠久而独特的传统保持和谐,另一方面也要与可持续发展的需求相一致。”

  在这样一个时代,王澍没有拒绝城市化的现代性,将传统与现代割裂,同时他也没有丢掉中国人的基因,没有将中国与西方对立,他没有标榜过独立工作室的另类,也没有受制于教授身份的学术立场,在古今中外之间,在理论与实践之间,他没有做非此即彼的选择,而是超越这种二元对立去发展他的建筑设计。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王澍:做中国的设计》】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