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王澍:做“业余”的设计

王澍:做“业余”的设计

群鸟网 | 2015-4-30 15:25
  1997 年,王澍和妻子陆文宇成立了“业余建筑工作室”。在很多业余的都标榜自己是专业的时代,一个专业的建筑设计师却公然宣称为“业余”,在不了解的人看来是一番作秀,王澍对此的解释是“一个人因为兴趣而从事某种研究、运动或行业,而不是因为物质利益和专业因素”。因为抱持着这种态度,王澍一直控制着自己的工作量,从2000 年至今的11 年里,王澍的设计作品大小并起来并不算很多,而与他资历相当的设计师们设计项目量总在他三四倍之上。他说:从事建筑活动,在我看来,以什么态度去做永远比用什么方法去做重要的多。有两种建筑师,第一种在做建筑时,只想做重要的事情;第二种建筑师,在做事之前并不在意这个建筑是否重要,只是看这件事情是否有趣。至少,建筑于我,只是有闲情时,快乐地为自己安排的事情。

  我甚至一直回避“建筑”这个词,因为它前提在先地把“造房子”这件事搞得太重要了:多种综合的理解,需要“创造力”,更多地表达建筑师的“自我”,与时代同步,继承传统与历史,等等。这些重要的因素制造的一个危险是:众多建筑师甚至丧失了在生活中基本的感官经验。我也厌烦“设计”这个词。在今天,“设计”大概等同于“空想”。它是反映性的,策略性的和文学性的,因为它必须是有意义的,为了有意义不断为建筑填加意义的灰尘。而我,只想在“营造”而已。“营造”是一种身心一致的谋划与建造活动,不只是指造房子、造城或者造园,也指砌筑水利沟渠,烧制陶瓷,编制竹篾,打制家具,修筑桥梁,甚至打造一些聊慰闲情的小物件。在我看来,这种活动肯定是和生活分不开的,它甚至就是生活的同义词。“建筑”这种重要活动在今天只发生在“除了实际生活当中”,而实际生活总是平静无声的。

  中国人常说的“功夫在诗外”,王澍首先是做一个文人,而且照他的话讲,是在两室一厅里做个17 世纪的文人,其次他才做一个设计师。

  在很多人趴在案头赶工时,王澍则在研究书法、茶艺,与艺术家交流他们的艺术创作,这些都成为王澍丰富其设计理念和创作方式的营养,中国书画布局谋篇的审美原则,茶道中的层次与性格的调配,这些都让王澍的设计里融入了很多富有东方情调的意韵。

  他在设计自己的家时,做了一个微观园林,对于这个设计理念他的解释是:“在文人都不通晓建筑技艺的今天,我还是一个建筑师,粗通建房的艺术。当然我无法把一个中国南方的古典园林,哪怕是一个片段直接移植过来。坦率地说,这个或那个园林对我无关紧要,就当下的生活而言,园林所表达的一切与我们已经很少相关,甚至根本无关。我所看重的是使园林的世界与我们的世界分开的东西,以及由这种时代差距而启示我们理解自身的东西。”

  他设计的金华建筑公园“瓷屋”茶室,取材是中国人十分熟悉的瓷片,他将瓷片作成外立面,使瓷器的光泽在阳光下闪烁出丰富的光彩,瓷器的色彩呈现出一种东方式的瑰丽,而这种景观不是单纯因为建筑本身的精彩,而是与环境交相辉映共同成就的。

  在今日全世界的设计寻找新的思维和出路的时候,王澍这位来自中国的设计师以其独特的视角和方式给了大家一个真实而独特的示范:我们要对自己生活的世界负有责任,而且负有长期的责任。

  这种对时间和空间富有双重责任的设计观一直是中国文人和匠人具备的建造意识,和谐与传世不是为了虚名,而是对当下与未来的世界有个妥贴的交代。在设计界为搏出位无所不用其极的态度和作品泛滥,对环境和世代充满蔑视和攻击的今天,人类需要一种更为谦逊、平和和善巧的与世界相处的方式,在这个时候,不穿西装,时常握着一把紫砂壶,措辞温和,语调悠悠的王澍出现在喧嚣的设计界,老子当年就讲:“静为躁之君。”在所有人都动的时候,动得快的会赢动得慢的,但静比动的力量大。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王澍:做“业余”的设计》】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