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王澍:重建现场性和身体性的生活世界

王澍:重建现场性和身体性的生活世界

群鸟网 | 2015-4-30 11:44
  “造一个园林,就是造一个充满感受的新鲜性的生活世界,就像翁贝托·艾柯写作《玫瑰之名》时所发现的:‘归根结底,一部小说与字词毫无关系,就像《创世记》里讲的故事一样’,在我看来,一个建筑设计和写作一篇小说在观念上并无区别,但是,在一个既定的平面上设计,你的稿纸上就先有了一张‘存在的地图’,于是,建造世界就不仅是一种毁后建构的问题,而是反转成一个修补世界的问题了。我需要一个裂缝,从而为自己选择一个建筑世界/修补世界的模式。”(王澍《造园记》)


  时至今日,王澍无疑已经找到了一个自己建筑世界与修补世界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重建具有现场性和身体性的生活世界,这个世界是鲜活的,是自然的,是日常的,是细节充盈的,是不受拘泥的,是超越意识形态的。他说:“我的建筑很强调现场性和身体性的经验,这是只要谈到自然性的主题必须以此为前提的。”

  王澎的这一提法,当然是针对目前都市中充斥太多格式化的、空洞的、不以人的体验为基准的建筑,同样也针对被拆毁的乡土文明,那些一去不复返的生动的建筑样式,那些文人式的园林梦境。

  今天,王澍模式,在广阔的中国是一种撞击与拯救。“自然的建造”就是要把僵硬与僵化了的身体激活,把城市中诸多的僵尸建筑,集中营式的建筑钉上审美的耻辱柱。

  正如王澍所指出的,当下大量建筑师的作品都是以远观或者是从外在的角度考虑,而不是人在其中的经验。如果只是讨论身体性和现场的经验都不是真实的,因为所有的现场都不是只在这里的现场。

  “我经常会想到现场,同时人的思路又在全世界游荡,也可以在一千年以上的时间尺度上来回,其实它是这样一个复杂的问题。因为建筑是要造起来,造起来基本上是一个生活世界,这个生活世界的建造是既挑战又恐怖的专业,因为基本上你会觉得代上帝履行使命,因为建造一个生活世界是上帝干的。在现代建筑之前这些建筑是自然发生的,逐渐添加的,你可能没有这样的强烈意识,从现代建筑开始,所有的建筑师都像艺术家一样,建筑到你手里就变成了新创作,这完全变了,变成了创世纪,每个作品都要干一件创世纪的活,性质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建筑学为什么在尤其是现代世界里面变得这么重要,因为它演变成了这样的性质,而且它直接影响你的生活,造了一个房子住进去,几十年都会被它所塑造,受它影响。”王澍说。

  也正是基于对现代建筑的反动,王澍提出“自然建造”的理念,他试图去修复建筑与人的关系,建筑与自然的关系,修复身体的在场性,重建具有中国特性的生活场域与审美经验,重构非工业化的、山水人文的、诗意的生活世界,用心身的体验,用看上去是异趣的行动,用隐忍的态度,去活化当下面目全非的城市荒漠。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王澍:重建现场性和身体性的生活世界》】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