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建筑大师齐康:创作探索 刻意求精

建筑大师齐康:创作探索 刻意求精

群鸟网 | 2015-4-30 11:11
  齐康1931年10月28日生于江苏南京市。他自幼酷爱绘画,7岁时得到姨母的悉心关怀。姨母是一位中学美术老师,虔诚的基督教徒,她常从教堂里带回画片,让小齐康照着临摹。这些图片深深吸引了他,也激发了他对绘画的热爱。

  齐康的父亲齐兆昌是中国20世纪初为数不多的建筑师之一。他先就读于之江大学,后赴美半工半读,学的是土木工程。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回国后长期在教会学校金陵大学任工程部主任,冯玉祥曾请他弃教从政,他婉言推辞了。当时,齐兆昌相当于南京地区教会的总建筑设计师,除金陵大学的基建工程外,金陵女子大学、中华女中、金陵神学院,以及教会的其他建筑都是由他主持建筑和管理的。现在南京大学的教学楼西大楼,以及甲、乙、丙、丁一片宿舍区,都是当年齐兆昌设计的。解放后,他一直在南京大学工务科工作,一生以建筑为伴。

  齐康幼时,常看到父亲下工地,在脚手架上爬上爬下,他最喜欢看父亲画的建筑设计图。父亲丰富的藏书和订阅了20多年的国外各类建筑杂志,其中精美漂亮的建筑物图片令齐康痴迷不已。父亲的鼓励和家庭、环境的熏陶,使齐康和他的哥哥们都先后走上了工程技术之路,有的学机械,有的学土木工程。

  1949年,18岁的齐康考入中央大学工学院建筑系(东南大学建筑系前身)。齐康是幸运的,在大学里,他碰到了不少良师,其中不乏中国建筑界大名鼎鼎的人物。

  现代建筑史上的“建筑四杰”——刘敦桢、童 、杨廷宝、梁思成,有3位就生活在南京东南大学。在中山陵音乐台闲逛的游人,可能并不知道它是建筑大师杨廷宝设计的。一代建筑宗师杨廷宝,学至中国科学院院士,官至江苏省副省长,南京紫金山天文台、中山陵园音乐台、民国外交部大楼等建筑的设计都出自他手。他在中央大学建筑系(现东南大学建筑系)从教40多年,培养了吴良镛、齐康、戴念慈等一批建筑精英。南京解放前夕,他毅然决定留下来,与一批年轻建筑师担当起开拓新中国建筑设计教学和科研的重任。新中国成立后的代表工程有: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京火车站、首都人民大会堂、王府井百货大楼、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毛主席纪念堂等。

  杨廷宝、刘敦桢与童 ,他们之间不仅没有“文人相轻”,反倒是很好的朋友。刘敦桢以学术研究为主,童 既能设计,又会著书,杨廷宝设计能力很强,但没写过书。杨廷宝常常对子女们说,自己很羡慕刘先生和童先生会写书,可惜自己只会搞设计,书写不好。

  三位大师之间感情很好,常在一起走动,在学生们眼里,刘敦桢是个老学究,总是不苟言笑,童 也有大师的派头,不熟悉的人会觉得他很难接近。杨廷宝最不像大师,一点架子都没有。无论接到一个什么工程,杨廷宝总是从设计到施工到验收全程负责。他常与工人一起在脚手架上爬上爬下,不仅要指点工人怎么干,时不时地还自己动动手,常常弄得一身灰土,却还总是乐呵呵的。

  进入大学后,齐康得到我国著名建筑大师杨廷宝先生、童 先生的指点。杨老师是系主任,学生们私下里称他为“杨老板”。“老板”是出了名的严厉,给学生“刮胡子”(批评训斥)是家常便饭,在这一点上,齐康恐怕算是“得宠者”。齐康一年级的素描课是杨老师亲自教授的,他每次都带了教具来一年级的所在地丁家桥上课,有的教具还是沉重的砖雕。

  一迈入大学建筑系的门槛,清规戒律接踵而来,老师竟像对待幼儿园小朋友和小学生似的教大一学生如何削铅笔,如何裱纸、写字、用笔、使用工具等等。

  杨老师教学生画的是单调的几何体和残破的砖瓦石刻,当齐康得知,先生那娴熟功深、趣味盎然的作品竟也是源于这种根基,不禁感到万分惊异。

  杨老师经常当着全系同学的面对心态浮躁的学生严加训斥:“如果你们马马虎虎,不想认真学习,就趁早转系。想偷懒就不必学建筑了。”后来一年级的学生面对绘图作业都很尽心尽力,态度特别认真,在接近完成时,杨老师居然喜形于色,兴奋地请来童、刘等老先生,巡视一遍后说:“我看这一班将来大有希望。”久“刮”之后好不容易得来这么一句赞许的话,对学生们来说无疑是一次极大的鼓励。

  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回想起恩师对自己教诲的点点滴滴,齐康的眼睛似乎有些湿润了:记得大学二年级时,杨廷宝老师给我们上设计课改图,他总是先讲述出题的内容,分析设计改造的环境,然后顺着学生的设计意图一笔笔地画出修改草图,十分耐心,直至改完。他的图是一张很好的建筑草图画,同学们常常保留它,同时也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1952年,教会家庭长大的齐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8月毕业于南京大学工学院建筑系(现东南大学建筑系)并留校任教。关于为学治学,杨老师曾告诫齐康五句话:一是做学始终,二是能者为师,做平民学者。三是善于总结,培养事半功倍的能力。第四是刻苦学习,第五是自我启迪。

  齐康当助教时,帮教师做一些具体的教学辅助工作,同时观看老师们怎样改图。杨老师改草图时常用透明纸,收集起来就是一本草图的画集。记得杨廷宝老师曾说过,“即使没有设计任务,你若参与一些工程讨论也可以使你获取知识。”1963年到1964年,全国的基建处于低谷,杨老师又说“若你能将一座厕所设计好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建筑大师齐康:创作探索 刻意求精》】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