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群鸟首页>资讯列表>齐康:“当务之急是培养人才”

齐康:“当务之急是培养人才”

群鸟网 | 2015-4-30 10:53
  如今,齐康已经82岁了。每天早晨8点,他会准时坐在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的办公室里,开始一天的工作。齐康说:“我最大的优点是勤奋。这个阶段,我给自己提出的口号是:紧张、快干、高效、出活儿、低调。当务之急是要赶快培养人,让我的学生成长起来。”

  在齐康的电脑上,贴着歌德的一句话:“人类最大的障碍是惰性。”

  在采访过程中,不断有学生进来请他帮助改图,或是询问论文该如何修改。趁这个间隙,我注意到书桌上有一张他和王澍的合影。王澍现在是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的院长、博导,是中国第一个获得有建筑界诺贝尔之称的“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齐康是王澍的硕士导师,他清楚地记得王澍当年在学校的样子。“王澍当时很傲气的,说建筑系只有一个半建筑师,我的老师杨廷宝是一个,我是半个。这张照片是他得奖后,来南京看我时照的。”

  “他现在怎么评价您呢?”我问齐康。

  “他说我是一个,他是半个。”提到自己的已有成就的学生,齐康格外开心。

  采访的那天上午,恰好有在国外留学的学生来看望他。齐康拿出早已准备好的1000元递给学生,他说年轻人在国外上学不容易,经济压力比较大,所以能帮就帮点。

  他希望像他的老师杨廷宝对他那样,去对待自己的学生。

  1976年,齐康与老师杨廷宝在北京做毛主席纪念堂方案设计。杨廷宝知道齐康身体不好,近来又常替老人们画图到深夜。一天晚上10点多,杨廷宝见齐康还在画方案透视图,就让齐康先去睡。第二天清晨醒来,齐康看到老先生已经帮他画完了整幅图。他特别感动,因为他知道老师是从不开夜车的,但为了他能睡好,老师破例了。

  “我对学生好,学生也对我好。”齐康从抽屉里拿出一袋牛角面包说,“喏,这是他们给我买的早饭。他们还老买冰淇淋、巧克力给我吃。”齐康此刻的神情,像一个刚打开糖果罐的孩子。

  齐康对学生也有不满,觉得他们太容易受名利的诱惑,而放弃了在专业上的精进。他感叹,时代不同了,大环境不同了。“我很想把我全部的经验和知识传给学生,但总是刚见他有点成熟,就觉得自己翅膀硬了,飞走了。”

  “你喜欢吃巧克力吗?”他突然问我。

  “喜欢。”

  “可是我现在没有。明天要体检,我血糖高,今天千万不能吃。”没能和我分享他最喜爱的零食,齐康颇为遗憾,“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吃巧克力吗?因为它能够让我的思维活跃。”

  这是采访刚开始的一幕。我以为他是由于一路走来都很平顺得意,才能在80多岁的时候还保持着一份率真。随着采访的深入,我才了解到齐康所经历的悲欢离合。

  是怎样一种气度与品质,让他超越了这些?或许,是他从未停止过思考的缘故。齐康从来不沉溺在对某个具体的人、某件具体的事的评价和感受上,他会上升到人性、社会运行的体制、事物自身的发展规律的层面上。他始终以一个学者的身份、一种研究的态度,探究着本质与规律。

  正是这种“求真”的信念,让他成为一个率真的人。其实,齐康说他更想成为一名画家,可以用手中的笔自由地表达。




[责任编辑:fhihgaseg]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评论了

《齐康:“当务之急是培养人才”》】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