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景华:需要产生设计
点击:60 时间:2015-04-19来源:群鸟设计网
分享到:

  主持人:梁老师,我想问一下您对建筑设计师手绘这样的概念有什么样的理解呢?


  梁景华:我已经53岁了,所以我是从小开始就用手画的,后来我工作了5年以后才有电脑,所以基本上我们从很基础是从手画开始的,以前我的启蒙老师是用手画的效果图,我们就点、线、面慢慢地画效果图是很清楚的。大部分的年轻人不懂得效果图,其实是有依据的。画每一个点都是非常有讲究,我是从基本开始。我现在还是用手画草图,开始无论是那些平面图也好还是效果图也好。我先做手画的稿,所以我觉得手画才有人生的感觉。年轻人不是很懂,因为手画的东西要画得好要磨练,这个东西不是很容易。但我希望年轻人多学点手绘的东西会感觉好点。


  主持人:广州和香港地理位置比较近,从设计的角度来看,两地有差异吗?有共同点吗?


  梁景华:我觉得中国的发展短短30年左右,香港很多年前已经开始做国际性的宾馆。香港很早以前我做学生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老外管大的设计师事务所,比如说HBA等等把国际上的理念带入了香港。香港在50年代还是在学的,中国人对设计还是不懂的。成建中是我的师弟我比他早三、四年毕业。那时候香港只有一个理工大学是念设计的。毕业生会到国际的公司去做学一些东西。慢慢地老外就走了,香港人把关,之后出来了很多人建了香港的设计公司。我们是1970年的时候第一次来北京,那个时候是刚刚中国刚刚起步。那时候我们把香港的理念引入过来。那时候人们不知道什么是设计,他们以为我们是装修队,设计上他们不懂设计。现在他们明白了什么是室内设计,什么是装修。广东没有像香港那么开放,所以我们一些设计师是影响了深圳和广州的一批设计师。之后北方慢慢才学会了设计,这是跟中国的发展一样。今天我们讲了很多的文化理念,我很庆幸,因为我的成长是从50年代到现在,我把自己的东西演变成了今天的样子。所以我拿今天的作品跟我30年前的作品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完全是两码事。中国也是一样,广州的设计师和深圳的设计师都是在变的,因为社会是在变的。我不讲以前的历史,中国现在是全世界是很厉害,很多人来中国学东西。通过奥运会的展示,中国让世界了解了中国。两个月以前我去欧洲旅行,我跟人家说我不是来自香港我是来自中国。他们说中国很厉害。以前来自中国都是差一点的,现在不是了,现在中国抬头了。所以我们有前辈打造了基础,我们中国是世界上很有力量很有冲击力的民族。慢慢在世界的地位也在提高了。


  设计师:我是来自西安的,我一直很仰慕你。今天我没有听到您的演讲,我知道您的演讲主题是演绎人性旅舍,这和设计如何融合在一起呢?


  梁景华:其实我说宾馆最初的定义是让旅行的人晚上有住的地方,人经常去旅行去开会,旅馆是为了人去短暂地逗留,但是慢慢的随着酒店的演变已经不仅仅是住那么简单了,酒店里有六大元素,我刚才讲了六大元素是会,我们约会是在酒店,因为大家知道酒店是一个标志是一个品牌。第二是聚,大家聚在一起,因为酒店是一个比较公共的场所,大家可以坐在一起,而且气氛空间会感觉很好。第三是休息,因为我们要睡觉,现在酒店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有很多的细节让人觉得舒服。所以我设计酒店是有不同的考虑的,从舒适度等角度考虑很多。旅馆可以很贵,10万块钱一个晚上可以,旅馆也可以很便宜,200块钱一个晚上也可以。设计师按照业主的要求打造不同的旅馆。第四是吃,每个酒店基本上都有吃的地方,因为我们一早起床要吃早餐,吃午餐、吃晚餐。哪个酒店都必须要有吃的东西。第五是娱乐,酒店有娱乐的地方,比如说一些五星级酒店有一些游泳馆供客人来娱乐。第六是休息室,现在流行在五星级酒店做SPA,SPA是五星级酒店里最赚钱的工具,所以我们有很多的SPA,很多酒店就要求我们做SPA的设计,我们今天设计了很多人性化的SPA,SPA怎么样过瘾好玩。我举几个例子,因为世界各地有不同的做法,我拿了4、5个案子来演绎出六个元素。


  主持人:不管是作为建筑设计师还是  室内设计师大家所建的房子都要考虑到安全性和坚固性。安全的功能在面对重大自然灾害的时候是非常恐怖的。您对建筑设计师和室内设计师的责任是如何理解的?


  梁景华:我觉得建筑师跟设计师的使命不一样,建筑师是建房子,是为了人们住在里面安全。第一要紧的是安全。但室内设计师有时候不一样,室内设计师给人家方便的感觉,给人住的升华的感觉,这是一个长期的东西。对设计人来说  要认清自己做什么东西。比如说我们建学校就要了解一定要有安全性,但室内设计师很多时候的着眼不是做简单的工建而是方便人家。比如说我们做一些家具和灯具,一个空间的打造都是不同的功能定位来满足不同的要求。因为我们面对的不单单是基本的要求,我们面对的是可能是很有钱的客户,他们要求不是很基本的。因为要满足业主的要求,所以我们要明白自己的需求。说到我们的社会责任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为什么呢?因为每个案子我们必须要尊重案子本身的功能和配置,我经常强调不要浪费,很多的室内设计师做很多的样板,那些东西表面是满足一些视觉感受,但有时候是很浪费的,有时候完全是违背的。我是很反对的,但有时候业主要求你必须这样做。你要认清自己。但是我们要传达一个信息给业主,因为他们是不明白的,我们告诉他我们做设计的不是贴贴墙纸就可以了,我们做空间是由功能开始从功能以外又从最基本的气氛开始。所有的家具都是配套的。我的家很简单,全是涂料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有人说我是白色狂,我的房子都是白色的。问题在于人其实是很单纯的,现在的社会很复杂,实际上不应该复杂,简单是最重要的,最简单是最顺眼的。每个人出生都是什么都没有的,衣服都没有,出来是光秃秃的。慢慢地我们穿上了衣服,但回归自然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很喜欢用简单的材料装饰空间。但这有一个矛盾,我们现在的社会分成了不同的人,我觉得不要计较,但我们设计师不能盲目地跟着有钱人走,我们一定要记住不要浪费。现在我们讲低碳和环保,因为我们要保护自然资源和地球,不要拿着很贵的材料去做墙壁。我们要教会大家如何环保,把不浪费的材料用到设计上。因为室内设计师跟有钱很矛盾,他们希望花几千万买水晶灯以满足业主的欲望,没有办法他请你就是希望你满足他的欲望。但我们面对业主的时候不能说不行,这是他们的要求,我们的工作是要服务于他们。但是我们要告诉他们什么叫真正的设计,这是每个年轻人应该学习的东西。我觉得作为我们的责任就是说,把正确的设计理念、正确的设计手法慢慢发展出去。


  主持人:谢谢梁景华先生,非常感谢梁先生到我们亚太空间设计师2010北京国际论坛大师面对面的现场。时间关系请梁先生对在场所有的朋友做一个总结性的感言。其实有很多的设计师朋友想跟您做交流。


  梁景华:那么再问我一个问题吧。


  记者:梁老师您刚才说过,您现在的设计风格跟30年前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潮流在变。您觉得现在最潮流的设计风格是什么?


  梁景华:是没有潮流。


  记者:潮流这个东西是设计师自己来定还是客户来定?大方向谁来定?


  梁景华:这样讲,我觉得潮流是一些人制作出来的,因为有需求才有潮流。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个社会在进步,这个进步不单单是一个国家而是全世界都在进步。现在都能变了,我现在的设计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我们以前的设计很简单,以前的设计师比较慢,很多东西不会很快知道。但现在我们必须要面对世界的改变,我们自己有改变才可以面对时间,这个潮流是大的改变。比如说环保、低碳,这个东西是不能改变的,因为全世界都在讲,你身为设计师无论你多大都必须要讲。我不可能再提我30年前的东西。我现在在研究低碳环保的定义、好处、应用方法,我比其他设计师还好,因为我是走在前面的人,所以我必须要比一般的设计师要好。所以我研究什么东西低碳环保。无论你是什么年纪你不要当自己是老人家或者是大师,这里是没有大师的,每个设计师都要不断地学东西,每天都在改变自己。所以我现在讲,我觉得很好玩,因为我们在改变。因为新的东西是层出不穷的,我现在都已经适应不过来了,那么如果再不改变自己就会永远赶不上潮流。如果你能够将自己年轻化一点,就可以有心态面对不同的变化。尤其是互联网时代里,全世界发生的东西你都会知道。设计师如果想进步一定要走到前面,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发展,还要面对全世界的发展。我到国内是希望把一些新的理念、概念、设计带到中国,希望跟大家分享高档一点的设计理念。这使得我一直很开心,我去美国、英国,我去看看他们的理念,看看最贵的酒店为什么贵,我看看有什么可以吸取到中国来。中国现在有一点不好的地方,我们硬件是OK的,软件不行。我们中国人的软件还是不够的,年轻人要看看细节。日本、欧洲、美国如何面对人,讲话、吃饭的时候是如何进行的,他们的礼仪是什么样的。从亚洲来讲日本是很到位的,它是亚洲的第一。欧洲和美国他们追求的不是很复杂的,是很单纯的,他们很尊重人家,他们很懂得安排事情,他们给我们的感觉是这样的,而且细节很好。我在加拿大住过几年,加拿大是真正的共产主义社会,律师和消防员可以很开心地住在一个社区,他们很平等的。他们的社会保障非常好,而且他们是以家庭为主的,我们在那边的时候我们不是在外面吃饭的,我们是在厨房吃饭的。他们经常是每个家庭一起吃饭,大家享受家庭生活的乐趣,朋友的关系好很多。因为他们都会家庭的聚会,大家都很开心。他们没有等级的观念,他们都是夜不闭户的。我们要学会人家如何尊重别人。总结来说,真的是很高兴见到大家,希望中国能进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