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男志-设计师心中的丰碑——高文安
点击:395 时间:2015-03-17来源:群鸟设计网
分享到:

  高文安,30岁创业;40岁成为李嘉诚、成龙、梅艳芳等香港知名人士的座上宾;50岁开始健身,53岁出版自己的写真集,成为专业级健美男士;55岁获称设计之父;65岁再创自有品牌“MY”;70岁获香港室内设计协会终身成就奖。他对事业和生活有不凡的理解、他的宏大世界观和格局、丰富的人生阅历、志存高远、坚忍不拔的性格、永不停歇的进取精神构成了一个华人当代设计师的楷模。他在哪里,对设计的真知灼见就在哪里。


  设计只是生存工具


  追寻高文安的人生轨迹,发现很难找到合适的词语形容他的过往,生活因为他无法抑制的热情而过于丰富,他也似乎可以在任何时候开始一段新的旅程,并且乐此不疲。


  高文安1943出生于中国上海。虽出身富贵但并没有被溺爱,母亲严厉的教育与父亲的刻意栽培使得高文安从小就养成了独立自主的个性。在他眼里学习是只需“用一点心”就可以取得第一名了。1961年高中毕业后高文安远赴澳洲,成为第一批香港留学生,在墨尔本大学以一级荣誉毕业,其毕业作品至今被墨尔本大学留校收藏。


  回国后的高文安因其优异的表现,很快就职于香港建筑公司,后创办了“高文安设计有限公司”,从此声名鹊起,成为香港第一个建筑设计与室内设计兼得的设计师。从香港到内地,高文安在创业的34年间,积累设计作品5000多个,期间面对各种复杂情况,几乎所有设计师可能面对过的困难和挑战他都经历过。然而,对别人是困难,对高文安就是机遇。谈及创业,高文安永远表现得从容淡定,以至于他的客人都被他的执着和真诚所征服。2005年获“香港室内设计之父”的称号,2013年,获颁“香港室内设计终生成就奖”。


  “我十六年前见到丽江后,我觉得它的文化历史传统中有很深厚很神秘的东西,我很想去认知,对于这个项目我更是三进三出玉龙雪山。我的唯一法就是要把纳西文化里民间生活的元素注以现代性思考后重新展现,我觉得这是我的使命。”凭借高氏特有的执着与真诚,高文安成为瑞吉酒店全球第一位华人战略合作伙伴。项目开盘时,一些不相识的朋友跟他说,“高老师,我看到你的作品以后,我懂了。”成果对于高文安来说,不需要过多的解释,置身其中便可感知,方可明白。


  将身体做到最好状态


  高文安曾独自一人租船漂游埃及,花费17000港元入住印度皇宫。他的足迹遍布五大洲、46个国家,他对于世界的认知往往超过一名专业学者。他每年都要自掏腰包请职员一起周游世界,每年平均旅行3-4次。周围人都劝他,这样做对年轻人没什么益处,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的事情,花费这么多钱带职员去旅行,如果他们离职了就什么也剩不下了。但高文安的想法不同,他认为这是培养年轻人的梦想,带领他们走向世界的机会,可以唤醒他们的创作欲望。看到他们眼里的光彩,就看到了旅行的意义和价值。


  高文安认为此生最值得投资的是在50岁的时候,花费近200万港币,聘请世界级健身运动员,历时三年,严格按照特别定制的食谱和训练计划进行专业健身,并于53岁的年纪,以雕塑般的身形拍摄了轰动亚洲的个人写真集,被誉为香港十大魅力男士。高文安说:“出写真集并不是我的计划,我只是想告诉大家50岁的身体不一定走下坡路。从1997年一直到今天,我活得很精彩,事业顺利,人也变得更成熟,器量更大,信心更强,做人更加谦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把身体这个基础打得很好。事业是人做的,是身体的外延。”


  欧洲古堡投资交易第一人


  当同业奔走于各式商业代言、开业庆典的时候,高文安一掷千金,动手将苏格兰贵族古堡改造成融贯中西的艺术博览馆,成为古堡交易和改建的中国第一人。他用自己的方式将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等丰富的华夏文明一一重现。他把苏格兰古堡变成了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之身。他说,“我有这个能力,我需要更大的空间。”


  Crawfordton古堡坐拥苏格兰广袤美景,占地面积接近14万平方米,毗邻英格兰首府爱丁堡和查尔斯王子的城堡,17世纪曾被贵族克莱顿家族拥有。2013年高文安斥巨资购入,即时制定改造计划。“我会把古堡还原的同时把中华传统文化做出来。早在丝绸之路,世界就被古老的华夏文明感动,我要把这个城堡再一次做成中西文化交流的场所,因为只有我有这个能力!”笃定的眼神、遒劲的肌肉让73岁的高文安看起来犹如神般充满力量,这就是他常说的设计师要有舍我其谁的气势吧。


  高文安看得很长远,“可能我一年只去一次,但是我每年都拥有它三百六十五天。古堡修缮工程能够让我公司的职员好好地上一课.我的公司人员一定要看过很多不同国家的建筑和装饰,这样才会进步.英国BBC电视台帮我把它全程拍摄记录下来,我要让本国和外国人都看到我有这个能力把这个事情做好。我从全球各地找到合适的古堡,我可以很好地还原它、改造它。我的工作就是领他们进门,从挑选到购买、从修缮到维护,甚至后期转手,我都可以帮你完成。你可以用几年时间,花费几千上亿建设一个私家行宫,但是你永远没有办法建造一个拥有几百年历史的英国古堡。”高文安如是说。


  在高文安的写真集上印着这样一句话“成花成树非一日之功,精雕细作乃恒心所至”。而在2014年,已经70岁的他坚定地说,“我的事业刚刚开始。”


   笔者:您在50多岁的时候,出了一本写真集。在那个年纪,您还能保持那么好身体,您能给我们讲一下这个写真集的故事吗?


  高文安 其实很简单,也不是很难想象的问题。每个人到了一定的年纪,身体状况肯定往下坡走的,我那时只想在50岁时将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这样我就能以更好的精神、更好的体力去工作。所以那段时间我花了很多的努力,请老外教练训练三年,在这三年里,我很用心、很刻苦,现在我享受这个成果。


  笔者:那时您的心态是怎样的?


  高文安 我有目标,我希望把自己的身体做到最好的状态,朝着这个目标走,所以,怎么辛苦我都不计较。


  笔者:平时会看电影吗?


  高文安 平常不太看电影。因为要拍《万物生长》,我特地把最近十来年出来的主要的青春片,找了四五部打算看看。我觉得七零后导演应该更广泛地、更坚定地走上历史舞台,并不一定说是七零后,就是新一代导演吧,有可能是八零后甚至九零后,那最好了。不能说老家伙不可爱,但创作力明显不行了。你看有些个烂片,意味着消耗了多少投资,消耗了多少人的时间,而且这么烂的东西让人说好的过程中,要扭曲多少人性,且不说把小朋友脑洗得多坏。我不能再骂了,我打算七十岁之后再骂人,等到了我亲爱的蔡澜大哥的年岁,我就可以自由地放开了骂人。


  笔者:您是香港从建筑设计转到室内设计的第一个人,转型的时候,您是怎么想的?


  高文安 我只做了三年建筑师。很多建筑师都认为建筑是用来欣赏的,所以会做一个标新立异的作品来标榜自己的设计理念。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建筑物是让人在里面生活,应该从空间感觉和生活来做设计,后来我就转做室内设计,因为有建筑师的背景,所以我做室内设计师时空间利用得比较好。


  笔者:您觉得那时的建筑更追求外型而缺乏内涵?


  高文安 不只是那个时候,到现在都是一样。


  笔者:每一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的设计理念,那么,高文安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高文安 我的设计理念就是享受生活,从生活开始做设计。


  笔者: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设计理念?


  高文安 设计就是为了生活得更美好,这个肯定是大原则,至于说什么风格,这些都不是问题。


  笔者: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要把中国的文化应用到设计里去的概念?


  高文安 在澳大利亚念大学时,我觉得自己对中国的东西一点都不认识,后来我就慢慢去探讨中国的东西,但还是从一个门外汉来看,因为我没有实实在在的学过。但是,这样也有一个好处,没有一个框框管着我,我懂得少,可以随意发挥,所以我会比北大、清华毕业的设计师更灵活。


  笔者:是不是文化传承应该是这样的,有人带头,但是需要更多人努力一起来做?


  高文安 带头这个人一定要有很高的知名度,所以我一直非常享受我现在的知名度。我不是一个贪名贪利的人,但是我觉得一定要有名,有名你可以做很多事情,通过名气让更多的人对你感兴趣,也对他们起一个引导的作用。所以,我希望能够尽量用我的名气来做一点事。


  笔者:您现在利用您的名气,在中国文化这一方面做了哪一些事情?

  高文安 我做得还不够,但是我尽力了。我尽量提议发展商加入中国的传统文化,前几年一般发展商都不喜欢,因为老百姓都喜欢欧式的生活方式,这我可以理解,但我还是尽量加一点进去。这几年,中国申奥成功,在世界的政治和经济舞台上都已经抬头了,老百姓也喜欢用中国的东西了。我一年出去演讲很多次,最大的一次是在河南郑州,我在3500人前演讲三个多小时。我就通过这样的方式一步步走过来,也实实在在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我希望通过我的经验引起他们对工作的热爱,通过我做人处事的方式,能让他们以真真实实的态度去服务客人。


  笔者:这是您对设计界年轻人的建议吗?


  高文安 我是有这种想法。但是人有很多种,我也不是说每个人都跟着高先生的方向走,这个没意思了。所以我只是把我自己工作的历程给大家展示出来,他们可以挑,从高先生这里学一点东西,从其他的设计师里面也学到一点东西,然后形成自己的门派。


分享到: